帖子详情

楼市大时代上演“变形记”:三旧改造在广州

43160真房买卖

广州自2009年开始实施“三旧改造”,六年来,城市面目日新月异,一批原本沉寂的土地经过改造和更新,变形为城市中心的黄金旺地,猎德村、广钢新城、广纸片区、金融城等相继诞生,共同缔造了广州改造特色,也为广州楼市大时代添了一把猛火。

编者按:8月底,广州市**“城市更新1+3条例”草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三旧改造”再度成为关注焦点。广州自2009年实施“三旧改造”以来,城市面目日新月异,一批原本沉寂的土地经过改造和更新,变形为城市中心的黄金旺地,也为广州楼市不断添火加温。纵观“三旧改造”实施历程,广州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为何会锻造出广州特色?在改造带来的得与失中,广州又该如何改造维持平衡?


每当人们经过冼村,有两种叹息最为常见:怎么还没改造完?以及,又会改出好多暴发户吧?


少有人会多看围墙一眼——那上面画着一家五口,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一家人从旧居搬进新房,男孩拉着小提琴,家人们坐在阳光下,对看不见的路人微笑。更早些时候,一位来自4A广告公司的著名广告人分享了许多相似的三旧广告,主题是“如何让人们相信改造会带来更好的生活”。

这只是三旧改造的初衷之一。作为一座城市自我更新的手段,三旧改造极大缓解了广州无地可用的困境,使一大批旧村、旧厂、旧城镇脱胎换骨,变作炙手可热的土地新贵,也折射出暴富、拉锯、过去、未来、消亡和再生,在广州楼市大时代里上演着一出活生生的变形记。


三旧改造:广东“特产”,广州“风味”

事实上,三旧改造是广东省特有的产物。作为经济大省,广东长期面临用地不足的难题,2008年,当时的主政者提出产业转型、城市转型和环境再造的议题,作为破题之道,针对旧城镇、旧厂房、旧村庄的“三旧改造”应运而生。


一年后,亚运会使广州走上了轰轰烈烈的”三旧改造”道路,最终催生了旧村改造的“广州模式”,138条城中村均可套用,著名的猎德村就是其中一个幸运儿。同样一跃跃过赤贫线的,还有广州城里多个旧厂房。曾经,它们是工业时代的动脉,改革后或消亡、或搬迁,留下了大片杂乱旧的土地。


广州一度忽视了它们——即使它们像嚼过的口香糖一样,黯淡又固执地盘踞在城市中心的各个角落。直到经济腾飞导致土地存量吃紧,广州人才想起这些“老伙计”。


2010年,广州成立“三旧办”,2012年底的统计显示,广州市符合改造政策的“三旧”规模约399.52平方公里,约占现状城乡总用地的1/3。随后,广州重点加大了推进成片连片项目改造力度。人们惊喜地发现,长期被忽视的低效土地资源一旦经过盘活,就能焕发出惊人的经济效益和发展活力。破烂的闲置厂房化身为产业园区,人居环境逐渐提升,一些本已无地可用的区域反而变成黄金旺地。


在这个“黄袍加身”的过程中,一大批新城出现了。目前,广州正在实施的片区改造项目有13个,包括今年市委全会和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同德围、金沙洲、罗冲围、国际金融城、大坦沙岛、广钢新城、广纸片区、鱼珠旧城、海珠生态城九大项目。根据广州国土房管局日发布的《广州市土地整治规划(2011-2015)》,到2020年,广纸需要完成的计划改造面积达到2 .2亿平方米。


一场地产狂欢就此拉开序幕,纵观近三年的土地拍卖市场,三旧改造与土拍热度息息相关,甚至可以说,三旧资源的再利用直接搅热了楼市,为广州楼市“大时代”平添重大变量。


【旧村改造】

猎德、杨箕、林和:改造湍流中率先上岸

“三旧改造”中最受瞩目者,当属旧村改造。


并不是任何事物都能跟上城市高速发展的脚步,在城镇化过程中,许多农村土地被征用,农民依旧留在原村落生活,农田变作幢幢居民楼,但道路、生活配套等各方面设施均未跟上,城中村就这样诞生了。从地理上来说,他们往往位于城市繁华地带,但从内部来看,城中村却往往游离在现代城市的风貌和秩序之外。


据统计,广州市138个城中村占地面积达87.5平方公里,占城市规划建设总用地的22.67%。从城市更新换血、土地资源收归整合、核心区域延伸发展等各个方面来看,铲动城中村势在必行。


猎德村改造完成前,两位阿婆倚门守望旧时光


我们的故事从猎德村说起,曾经,这里是天河区最贫穷的城中村,握手楼、断头路随处可见,亚运会的春风却把猎德吹得翻了个身。2008年1月15日,作为广州首个整体改造的城中村,猎德改造工程正式动工。历时三年后,37栋复建房拔地而起,6000多猎德村民迁入新居。改造后的猎德凭借紧邻小蛮腰、珠江水、地处珠江新城正中心的地理优势,一举成为“广州第一村”。


猎德城中村改造成功,让广州其他城中村倍受鼓舞。2010年亚运会之前,广州市曾经提出过“10年内改造138条村”,然而,城中村改造大幕才刚刚拉开,猎德模式随后被证实不可复制——5年过去,第二个猎德始终没有出现。


同样位于天河核心区域的林和村已经算是模仿者中的幸运儿,2010年4月16日早上6点,钩机入村,拥有450年历史的林和村拆迁正式开始。它拆得很彻底,600平方米祠堂已不见踪影,只有池塘东西两边的马头石保留下来,此石原本是为了拦住小孩,防止村里幼童不慎落水,如今却成了默默印证林和村的古老历史的信物。


4年后,林和村改造完成,开始回迁。林和村改造项目总占地面积约6.5万平方米,其中南面包括七栋超高层商品住宅及一栋公寓,由地产商和林和村共同组建项目公司进行开发,其中,地产商拥有70%的股份。北部将建成回迁区,共有6栋合共2107套回迁房,属703名回迁户所有。村民们除一两套自住外,其他则大多数进入天河北的租赁市场。至此,林和村村民与猎德一样,进入了“收租时代”。


2010年4月,林和村村民大包小包开始搬迁


搬迁最后一天,一位村民在村里的榕树下祭拜

从中心城区地图上看,猎德村、林和村、杨箕村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但杨箕的命运更加坎坷。早在2009年广州提出全面推进“三旧”改造时,杨箕村改造赫然在列,是广州第三个通过公开拍卖为城中村改造筹集资金的集体。和人们对城中村的固有印象有些不同,杨箕村地处城市中心,早在改造前就已相当富庶,向开发商富力地产开出的补偿要求相当高昂。


刚开始,杨箕村的进度飞快,第一个月就有90%以上的村民签订了协议,3个月内则达到了99%。然而,18户“钉子户”扼住了杨箕村改造的喉咙,原定2014年回迁的杨箕村复建房一拖再拖。


三年时光在僵持中流过。直到最后两个留守户李启忠和李健明终于签订拆迁补偿协议,杨箕村改造才重新步入正轨。2013年8月2日,广州杨箕村动迁工作正式开启,目前,杨箕城中村改造复建安置房主体结构建设已完成70%以上,预计到2016年上半年工程建设将全面完成,杨箕祠堂将于今年底全面启用。


随着富力东山新天地开盘,杨箕开始拥有城市中心豪宅项目,虽然过程曲折,但改造故事总算在磕磕碰碰中接近尾声,与它同时列入计划中的寺右、农林、西坑、瑶台和登峰却再无动静。



杨箕拆迁前,许多店铺开始打折甩卖


冼村:数次停摆后的再改造  

与同批次规划改造的其他城中村相比,冼村改造历程复杂得多。


上世纪90年代,由于广州城市迅速向东扩展,冼村的耕地被全部征用,冼村人“洗脚上田”,一批村民外出务工,村民身份改为城镇居民。随着90年代初的国企改制,这批外出村民失业回乡,由于身份上属于城镇居民,不能同时享受作为冼村一般村民应得的权益,顿时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经过多番谈判,这部分“有村不能回”的村民最终获得了“社会股东”身份,只能享受村里每年的股权分红,没有选举权利,不能参与村务管理,而一直留在冼村的人则拥有“社区股东”身份。双方因利益争执不休,分化为两大阵营,这也为冼村改造困难埋下了伏笔。


一晃十年。2010年4月,冼村启动改建工作,开始与村民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一年时间签约户数达到占全村的80.29%。2011年03月31日,冼村正式开拆。


仅一个月后,少数未签约村民与拆卸房屋的施工单位因工地围蔽发生纠纷,国务院纠风办介入并要求拆迁停工;从停工之日起至2011年11月底无一人新增签约,自主改建陷入困难与危机,村公司前期向银行、市财政局借贷的拆迁资金已消耗殆尽,面临破产的危险。


随后,保利通过中标加入冼村改造工作,冼村改造迎来转机,截至2013年5月,保利地产完成了近300栋、166户、5万平方米的新签约。当月13日,冼村首期回迁房奠基启动,宣告冼村改建进入到一个标志性的推进阶段,极大地增强了改建信心。


第二次危机却在此时出现了。旧村改造带来的巨额利益滋生出重重矛盾和贪腐,宗族大佬把控村务、地产集团低价拿地、政界高官权力庇护、大谋私利矛盾不断……2013年8月,包括冼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冼章铭在内的至少4名冼村班子成员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冼村腐败链条随之曝光,高官、村霸、地产商“腐败铁三角”浮出水面,冼村的“蝴蝶效应”开始显现,一批人员因此落马,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广州市协作办原党委副sj、纪委sj何继雄相继接受调查,牵出多家地产、物业公司。巨大压力下,冼村改造再度停摆。


经过又一轮僵持,2013年8月,保利琶洲团队加入冼村改建,局面逐渐缓和起来。2014年开始,保利按季度为村民发放临迁费,村民情绪逐渐平复。而随着时间流逝,许多钉子户也开始动摇,改造迎来一缕曙光。



冼村地理位置优越,位于珠江新城核心区域


一片冷清的冼村中,两位老人孤独的背影


圭臬:城市更新办法**规范旧村改造

不论是猎德、杨箕、林和还是冼村,都只是广州城中村在三旧改造中变形的缩影。它们背后,还有琶洲村、有东漖村,有100多条沉沉暮暮不曾动弹的老村。三旧改造实施至今,累积经验日益增多,经验教训亦不容忽视。


纷争的核心只有一个字:钱。“钉子户”之间的示范效应和攀比心理越发明显,多个项目迟迟难以推进也是由于无法达成拆迁补偿共识。广州市此前虽有拆迁改造条例,但对具体补偿面积、标准等规定有所不足。


今年8月底,广州市公开对《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广州市旧村庄更新实施办法》《广州市旧厂房更新实施办法》《广州市旧城镇更新实施办法》征求意见。其中明确了对旧村住宅复建安置房的算法——住宅复建总量按合法栋数×280㎡或合法栋基地总面积×3.5倍算,并按不超过10%上浮,集体物业复建总量按合法1:1计算。2007年6月30日之前的违法建设按2:1(即50%)的标准来核定。同时,规定需要“村经济集体组织80%以上成员同意”才能进行改造。


城市更新“1+3”条例的**,会为城中村改造带来怎样的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


【旧厂改造】

国际金融城:旧厂升级接驳珠江新城

时钟拨回到4年前。那一年,“广州国际金融城”的概念第一次公开亮相。根据规划,金融城北起黄埔大道、中山大道,南至珠江,东至天河区界,西至华南快速干线,总面积7.5平方公里,核心区总面积2.3平方公里,包括起步区和西核心区两部分,将建起450米高地标,与广州塔、西塔等珠江新城的高楼遥遥相望。


为什么要建一座金融城?这要从广州的总部经济短板说起。


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之争中,北京、上海凭借其牢不可破的城市地位,吸引了大量总部企业入驻,而广州和深圳在总部经济领域竞争力偏弱。美国《财富》杂志调查结果显示,跨国公司在中国设立地区总部,首选城市依次是上海、北京、广州、深圳。但深圳忽然调头了——舍弃传统产业的总部企业,转而吸纳大量互联网企业和创新型企业,走出了一条独具竞争力的新路子。


在此局面下,广州的处境越发尴尬。为了走出困境,广州制定了《广州市加快总部经济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提出到2017年,力争认定总部企业超500家,并形成6-8个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总部经济集聚区。


金融城就是这一战略的衍生品。从占地规模看,广州国际金融城相当于再造一个珠江新城,但它显然更加专业。根据《行动计划》,未来广州将重点引进国内外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和投资公司等金融企业,在穗设立区域总部或结算中心、投资中心和交易中心等,这实际上正是广州国际金融城的定位所在——建成一个“广州华尔街”。


这是个金光闪闪的三旧改造项目,覆盖了员村热电厂、昊天化工厂、广州电池厂、车陂水厂、广东玻璃厂、鹰金钱罐头厂、澳联玻璃厂、南方面粉厂、绢麻厂等一批国有旧厂。我们不妨把话说得更通俗一点:凭借金融城,这些旧厂很快都将经历从“王二花”、“张铁柱”到“Mary Wang”和“Tony Zhang”的进化过程,身价必将暴涨。


地产商们闻风而动,只等把王二花们收归靡下。


2013年2月7日,金融城首批土地正式出让,绿地、保利、佳兆业等多家房企竞拍。当日,仅4宗土地竟然鲸吞130亿元,几乎等于上一年广州全部土地出让金的1/3。


2013年8月,金融城再次出让4宗地块,华夏人寿、新华人寿、平安不动产等金融机构成为拍地主角。然而,2013年广州土地市场低迷,金融城也明显降温,四地块45亿元起拍,最终以57亿元成交。


金融城拍第三次相当曲折,拍地时间一改再改,计划推出的3宗地块中有2宗惨遭三次中止出让。直到今年6月,仅编号为AT090939地块以16亿元底价卖出。


截至今日,金融城共拍出9宗地,合计203亿元。业内人士透露,金融城的地标地块预计可以在今年的二季度推出。此外,起步区剩余地块,也争取在2016年出让。


这仅仅是地面上流动的金钱,金融城地下还埋着一条金河。根据规划,金融城将开发全国最大的地下城,180万平米的面积是珠江新城地下空间的3.6倍,这同样能带来一笔惊人的出让收入。



金融城历次拍地


如今,金融城首批3个项目已经亮相。世茂房地产与合景泰富、华润合资开发的汇金天地均价达到10万元/平方米;保利金融中心和金融城绿地中心的首期写字楼预计单价超过3万/平。金融城每平方米一万多元的拿地成本,加上每平方米一万多元的建筑成本以及各种费用,使此前一些拿下金融城地块的开发商表示,金融城写字楼售价4万元/平方米“不成问题”。


金河开始缓缓涌动。这是2015年的秋天,从网易房产广州站的办公室向南看,金融城的雏形已清晰可见。“王二花们”像走进大城市的乡村少女一样,迎来了青涩的变形。3年、5年甚至10年以后,当我们再站在原地远眺金融城时,这些旧厂是否已彻底失去踪迹?甚至让我们站远一点,20年乃至30年后,金融城会在广州三旧改造历程中留下的评价怎样的评说?这个答案,只有时间知道。



从网易房产所在地俯瞰,远处的金融城清晰可见


广钢与广纸:一对屌丝双胞胎的逆袭

江左江右,一场变形正在同时上演。

广钢新城和广纸片区是广州三旧改造版图中最受关注两兄弟,分别要在广州钢铁厂和广州造纸厂的旧厂片区上进行改造,涉及范围覆盖珠江后航道两岸,堪称荔湾区和海珠区近年来最巨量项目,并肩完成了一次屌丝逆袭。


2012年,广钢纳入三旧改造范围,2013年6月,“广钢新城”的概念出现了,囊括广钢集团白鹤洞地块,鹤洞、东塱和西塱三条村的集体土地,以及周边的旧城、旧厂、旧村和水域等用地,总面积达到657.4公顷,整个新城将相比旧广钢地块放大5倍,走“宜居宜产”路线。根据规划,政府将投入1000亿把广钢新城打造成“中央居住区(CLD),包括5间三甲医院、32座学校、3个地铁站、15个有轨电车站等必备配套。


整容后的广钢一改土气,吸引力倍增。2014年2月,广钢新城首次卖地,5宗地块总用地面积达到28万平方米,引来过江龙龙与本地虎的激烈PK,最终以155亿元成交,最高楼面地价约达2.1万/平,成为荔湾新地王。“面粉贵过面包”的奇观再次出现,5宗地块楼面价达到1.8万-2.1万/平方米,比周边一手楼售价还高。中原地产项目部总经理黄韬表示,广钢楼盘售价恐怕高至4字头,不少业内专家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但随着广州土地市场寒流来袭,仅仅半年后,广钢新城再推的6宗土地跌价至1.4万元/平方米。


变幻莫测的土地市场,让广钢的逆袭之路扑朔迷离。被冻住的广钢一度沉寂,蛰伏一年后重新冒头,赶在今年“金九银十”推出首盘中海花湾壹号,开盘价在3万/平,并未达到当年的预测线,但火爆程度仍吓着了城中竞争对手,7天成交100套,销售额将近3亿元。


这份成绩单,让当年联合争地的七大地产商松了口气,也为广钢下一个楼盘留足了信心。至此,广钢新城的“变形记”收获第一次阶段胜利。


江左造城轰轰烈烈,江右,广纸也在本轮三旧改造中渐渐崛起。去年6月,“广纸新城”地块规划亮相,以“海珠西引擎,广佛活力港”为定位,连片改造2.45平方公里内的20个旧厂和5个旧村,打造成珠三角西岸高端配套服务基地、广佛高品质休闲生活港湾和广州文化产业基地。未来,这里会变成一座优雅的江滨居住地,这里有绿道、江景、公园、豪宅、商场和小资商业区,彻底与旧厂屌丝的身份作别。


消息一出,拍地立刻开始。至今,广纸已卖出4宗地块,由越秀、绿地、雅居乐、金融界四者分食,地块成交总价高达152.48亿元。在金钱、情调的双重加持下,广纸的变形之路早已走上正轨。



未来的广钢新城


广船动了:三大旧厂改造项目势在必行

“三旧改造”一股大风,吹动了整个珠江航道,与广钢、广纸之后合称为“广州旧厂改造三大明星项目”的广船,最近终于动了。


老城区用地紧张,广船作为老城区最后一块大面积可开发用地,虽不如广钢庞大,但长达2公里的东向江岸线优势不可撼动,能够为高价江景豪宅带来保证。


据广州日报记者从广州市国土规划委了解到的消息,广船荔湾厂区内49间房屋的产权转移登记目前已经完成,一旦广船荔湾厂区未来作为宅地顺利出让,由鹤洞桥横跨的一江两岸三城(广钢、广纸、广船)新居住板块格局,有望在老城区内成形。今年底,广佛地铁西朗至燕岗站将开通,途经鹤洞、沙涌、沙园、燕岗等站点,串联起广钢、广纸、广船地块。广州三旧改造的代表项目,终将汇流一处。



广船、广纸、广钢地块位置示意图


它们的命运太过相似——从辉煌的国有旧厂到落寞的残旧片区,沉寂后凭借“三旧改造”被盘活,一夕间受到地产商的宠幸,卖地,建楼,再卖地,再建楼,等待着在改造中完成“逆袭”。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们与“猎德模式”一样,光辉灿烂,但身不由己,全靠这个时代特有的、稍纵即逝的政策机会一举翻身,也都是这个时代里中国土地命运变化的缩影,从这个角度出发,它们的成功难以复制。


但对充满野心的楼市大时代来说,这些或许并不重要。

2015/10/22
猜你喜欢

“一线城市2017年房价的走势基本可以确定:北京一株独秀继续涨;广州补涨,上海盘

假如广州没有城中村,还会有那么多人留下来吗

原来越秀也会改造呀?这不科学呀。

又一个土豪村要崛起了?快来围观萝岗线坑村项目的改造

广州最新整体规划!简直是要称霸全国啊!

10年改造138条村流产 广州城中村改造动了谁的“蛋糕”?

热点推荐

吐槽某三甲医院儿保科 医生态度超差!

珠江口惊现龙吸水 未来几日天气反复

老广童年味!12款怀旧零食你记得多少

卖一买一在路上 一千万预算也会忧愁

鲜香金银蒜粉丝大虎虾 一上桌就光盘

618捡漏来袭!娇韵诗买一送一超抵!

孕37周身上起红点 奇痒无比超10天

绿植种起来!宅家过上李子柒式生活

宝宝社保卡还没办?办理流程有变!

今年小小班不开了 家有幼童入园难办

打算结婚买不起房 男友想我回他老家

独生子和朋友闹矛盾 一招巧化解!

确诊怀孕2天就出血 先兆流产太失落

查看更多热点 >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