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有个霸道总裁老公可幸福了~

15461124情感.婚姻.家庭

换衣间里。
 
  盛萤落翻开包包看了一眼里面安安分分躺着的桃红色旗袍,只觉得异常烫手。
 
  盛氏面临破产,爸爸现在也有危险,她现在很需要钱。
 
  就是跳一场热舞,又不是卖身。盛萤落抿了抿唇,重新把旗袍塞回去,盛萤落开始换衣服。
 
  盛萤落刚把衣服脱到一半,换衣间的房门被嘭地一声大力推开了。
 
  她抓着衬衣的手一抖,飞快地看了一眼外面,四处扫了扫,然后抓着包包躲进了储物间的暗格里,屏息着。
 
  “尉总,来嘛~”
 
  盛萤落刚躲进暗格,就听到一声媚到骨子里的娇喘进了自己耳朵。
 
  她喉咙一噎,抬手捏了捏耳垂,不是吧?打/炮打到换衣间来了?
 
  “尉总,这次您可不能再走了哦,姐妹们都等着伺候你呢~”
 
  又是另一个娇媚的声音,伴随着高跟鞋,皮鞋噔噔踩在地板上的杂乱声。
 
  盛萤落摸了摸鼻子,这到底有几个啊?
 
02/03 13:59
全部回帖
本着最基础的公德心,盛萤落本来不应该偷看的,可接二连三的不同的娇/chuan,就跟一只小猫的爪子似的,在她心上挠啊挠,她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伸出半个头偷偷观望着换衣间里的景象。
 
  换衣间里有四个人。
 
  三个女人,一个男人。
 
  毫无疑问,男人就是她们口中的尉总。
 
  由于角度问题,盛萤落只能看见那男人的侧脸。
 
  背脊线条流畅挺拔,蕴含着惊人的力量,裁剪得体的西装,深沉的黑色显得他冷酷肃sha,却更添了一份成熟男人的魅力。
 
  刀削般冷硬的侧脸,紧抿成直线的薄唇,矜贵的下巴线条。
 
  仅仅是一个侧脸,却无一不让任何一个女人疯狂。
 
  一个女人软着身子虚趴在他身上,柔弱的手指点着他劲瘦的胸膛,顺着有力的肌理慢慢下滑,一边娇笑着说,“尉总,这一次我可抓住你了,您可不能再跑哦~”
02/03 14:41回复
最后一个尾音上扬,带着明显的tiao逗意味。
 
  盛萤落听出来了,这是进门时的第一个女人。
 
  那女人动作语言开始tiao逗了,另外两个女人也不甘落后,一个扒着男人有力的背脊,在他耳边轻轻吹气,娇笑道,“尉总,你可要轻点儿,人家……可是第一次呢……”
 
  盛萤落睁大眼睛,吃惊地捂住了嘴巴,不是吧?4p?
 
  这下尴尬了。
 
  看了看暗格里bi仄的空间,又看了看紧闭的换衣间房门,盛萤落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苦恼地抓了抓头发,她难道要在这里看完一场活/春gong?
 
  看这三女一男的架势,恐怕不能很快完事儿,一会儿就该她出场了,要是耽误了出场时间,那可就遭了。
 
  第三个女人更是大胆直接,她脱掉了身上唯一一件勉强能遮掩玉体的薄纱,紧接着把趴在他身上的女人挤出去,以虔诚的姿态跪伏在男人身前,水蛇似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
 
  尉凡裂感到反感,凌厉的目光像是打量商品一样打量了女人,声色带着特有的暗哑,“滚。”
02/03 14:53回复
女人脸色一僵,很快可怜兮兮地仰头看着他,“尉总,求您,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我对你没xing趣。”尉凡裂拧了拧眉心,有些头痛。
 
  另外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紧接着带有引you意味地摸着他的衬衣,手指从领口慢慢滑下,声音娇mei地说,“尉总别生气嘛,再试试可能就有xing趣了呢。”
 
  在暗处观看的盛萤落震惊了,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有些意外地看着戏剧化的一幕。
 
  不是吧?这个看起来器大活儿好的男人居然……不举!
 
  盛萤落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意识到什么,huang忙捂着了嘴,使足了劲儿偷偷闷笑着。
 
  眉心henhen一拧,深沉的眸中泛着一丝冷色,尉凡裂朝盛萤落藏着的地方看了一眼,鼻尖窜来的浓重香水味令他几近呕吐,完全没有一丝欲望。
 
  冷漠的音色带着一丝危险,“滚。”
 
  这时换衣间的门被打开走进来几个保镖,她赶忙缩了回去。
 
  几个保镖进来,将三个呆若木鸡的女人拖了出去。
 
  换衣间又安静了下来,还带着一丝压抑。
 
  盛萤落吸了吸鼻子,抱紧了包包,等着尉凡裂出去。
02/03 15:05回复
 五分钟过去了。
 
  盛萤落看了看手表,又时不时伸出头去看尉凡裂。
 
  可他却坐在那里,神色冷厉着,像是入定一般。
 
  离开场的时间就要到了,她得抓紧时间!
 
  又过了五分钟。
 
  盛萤落看着指针,急得快要撞墙,她抓了抓头发,刚想去看一下尉凡裂走没走,却发现不知道何时,入定的男人已经走到柜子面前,一脸冷色地站在她面前。
02/03 15:17回复
盛萤落一惊,下意识抓紧了包包,她看清了他的脸庞。
 
  深邃锋利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寡薄唇瓣,刀削斧凿般的锋利轮廓,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冷峻气息。
 
  她呼吸一窒,却不是因为男人惊为天人的脸庞,而是他的身份——黑白两道的老大,尉凡裂!
 
  盛萤落心里没由来地一慌,难道她被发现了?!
 
  像是印证她的想法似的,尉凡裂偏了偏头,目光扫视过来,仿佛真的知道她在那里,而他,只是在跟自己玩一个猫捉老鼠地游戏而已。
 
  她得赶快离开这个男人的视线。
 
  盛萤落刚准备站起来就跑,可她忘了自己还在逼仄空间的暗格里,一起身就碰到了木质的柜子,头顶被狠狠撞击,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啊!”
 
  盛萤落痛得直眯眼,她刚叫出一声,立马发现不对,连忙噤了声,屏住呼吸不敢出声了。
 
  听到这一生夹杂着痛苦的呼声,尉凡裂呼吸一顿,“出来。”
 
  不行!她不能出去!她撞到这么尴尬的事,出去了说不定还被这黑白老大翻来覆去整得死去活来的呢!
02/05 13:26回复
说不定还得杀人灭口!
 
  抬手揉了揉眉心,尉凡裂上前一步,面容冷峻地看着柜子,出声警告,“再不出来,我就拆了柜子。 ”
 
  几番挣扎下,盛萤落抿紧唇瓣,抓着包包拢了拢衣服,慢吞吞地从暗格里爬了出来,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
 
  眼睛干净澄澈,带着独有的吸引力,尉凡裂眸光微闪,冷静着神色缓缓出声,“我数三声,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盛萤落愣了愣,抱紧了双臂仰头看他,飞快地酝酿着语言。
 
  “一、二……”
 
  “先生刚才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碰巧路过我什么坏事都没干!”盛萤落说完,喘了几下。
 
  尉凡裂看着她起伏的胸脯,大概是因为在暗格里缺氧的原因,白皙的脸上染上一抹绯色,殷红的唇瓣不断开合着,半褪的衣服,暴露在空气中的锁骨肩头晕染在暖色的灯光里,有一种诱人的魅惑。
 
  尉凡裂只觉得喉咙微微发紧。
02/05 13:35回复
全身的热度仿佛汇聚到一点,尉凡裂一双冷厉的眼眸紧紧盯着盛萤落,抿紧了唇不发一言。
 
  下一刻,她就被狠狠地压在换衣柜上,凹凸不平的暗纹印刻在她后背,又疼又辣。
 
  身前一片高大的阴影笼罩下来,盛萤落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定了定神,看着近在咫尺的冷峻容颜,苦笑着问道,“尉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尉凡裂神色冷了冷,修长的手指扣住她白皙脆弱的脖子,冷硬着问,“谁派来的?他要你在我这儿取什么?”
 
  听见他神经质的问话,盛萤落暗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喉咙被他掐得生疼,她咳嗽了一声,有些艰难的喘息,“什么?我只是来换个衣服……”
 
  “别找这么蹩脚的理由!如果你没有任务,又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尉凡裂眸光一冷,手上的力道越发加大了,冷声嘲讽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是一个神经病吧!您尉老大的身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迫害妄想症太严重了!
 
  盛萤落气得直翻白眼,喉咙干涩得发疼,她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点流失。
02/05 13:43回复
人在面临巨大的危险的时候,都会爆发一股巨大的潜能。
 
  她双手猛地攀上尉凡裂扣着自己的手臂,用巧劲往下一翻,挣脱开他的钳制。
 
  尉凡裂反应很快,连忙错开了几步,一脸冷色地看着她。
 
  盛萤落将包包丢在一边,摆出格斗的架势来,严肃地盯着尉凡裂,毫不示弱地回击回去。
 
  这时候,她突然庆幸,当初盛煌非要逼着自己学女子防身术了。
 
  尉凡裂看着她几近于专业的动作,寡薄的唇瓣里轻轻吐出两个冰冷的字眼,带着浓浓的轻蔑,“愚蠢。”
 
  两人正式开打。
 
  虽然盛萤落是练过女子防身术,但是她是女子,学习防身术也只是稍稍学习了几招,并没有精通,所以在面对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尉凡裂的面前,那点技能根本不够看。
 
  刚才她侥幸挣脱开尉凡裂的强制,只是尉凡裂轻敌了。
 
  “唔……”
 
  盛萤落闷哼一声,下一刻她就被尉凡裂压倒在了柔软的沙发上,冷冽的气息附了上来,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盛萤落心有不甘,竭力挣扎了几下,一脸愤恨,“放开我!”
02/05 14:19回复
楼主请给我网站连接,谢谢
02/05 14:23回复
维维妈2016:
楼主请给我网站连接,谢谢
查看原文
发给你啦~
02/05 14:24回复
尉凡裂一手抓住她手腕,然后按在头顶,身子下压了一点,低头冷眼凝着她,“老实点儿!否则我让你生、不、如、si 。”
02/05 14:34回复
盛萤落抿了抿唇,看了眼被翻在头顶的手腕,手腕上的指针整指着整点 。
 
  离开场的时间就要到了 !
 
  盛萤落心里急得不行,看着他冷峻的脸庞,只觉得异常刺眼,她心里一慌,没忍住,就对着尉凡裂一通乱骂,“你神经病啊?我都说了我只是来换衣服的!这里是换衣间,不换衣服来干什么?我没说你带着三个女人来这里玩儿4p就不错了你还压着我来质问我?到底有没有搞错啊?”
 
  盛萤落听着耳边愈来愈重的呼吸,心里一紧,这人不会发/情了吧?
 
  “你不是不举吗?”盛萤落歪了歪头,一股脑说了出来。
 
  不举也会发/情?
 
  她话一出,只觉得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对,她面色僵了僵,急急忙忙打着商量说,“先生,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帮你把刚才那几个女人叫回来,你先放了我?”
 
  说着,她挣扎更大了。
02/05 14:59回复
“别动。”音色低沉喑哑,仿佛浸润了情/欲的气息,勾得人的心痒痒的。
 
  她衣服半褪到胸前,凸显的锁骨显得异常脆弱,黑色的吊带衬得肌肤更为白皙,在暖色的灯光下泛着情迷的气息。
 
  尉凡裂低头,鼻尖轻轻蹭着盛萤落的颈窝,深深嗅了一口,而后喉结上下滚动了一圈。
 
  微凉的气息激起皮肤的颤栗,感受他的生理反应,盛萤落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放开我!”盛萤落在他怀里极力挣扎着,手腕却被反剪着制在背后,叫她动弹不得,“先生如果你想泄/欲可以找专门的场所,而且那里还二十四小时包邮!我……活儿不好的。”
 
  埋首在她颈间的尉凡裂突然停下了动作,抬眼,一双冷凝的眸子看着她,唇角勾起一丝愉悦的弧度,“你活儿好不好,我试试不就知道了?”
 
  衣物被很快扒开,精致白皙的肌肤猛然暴露在空气中,激起一阵阵的颤栗。
 
  带有薄茧的手有技巧性地抚摸着纤细的腰肢,盛萤落浑身一颤,一声细小的**不小心泄了出来。
02/05 15:13回复
两人都是一愣。
 
  尉凡裂的目光紧紧盯在她的脸上,仿佛带有着化为实质的灼热温度,一丝笑意从唇角蔓延开来,他在盛萤落身上的动作越发大了,浑身的因子也越来越兴奋。
 
  “啊哈……”
 
  一声**被盛萤落泄露出来,刻意地放大了几倍。
 
  她感觉尉凡裂更兴奋了,对自己的警惕也放松不少,这是个好兆头。
 
  如雪藕一般的双臂懒洋洋地挂在尉凡裂身上,盛萤落整个人贴近了他,在他耳边轻轻呵着气,放软了声音诱哄,“人家是第一次,不想那么痛嘛……所以,我带了些“玩具”,你要不要试试?”
 
  尉凡裂动作一顿,搂着她的腰,挑了挑眉,静默地看了她几十秒,似乎是在对她突然服软表示质疑的思考。
 
  盛萤落被他如鹰眼般犀利的目光看得浑身一紧,却只能娇笑着掩饰,更加搂紧了他的脖子,“好不好嘛?多些**嘛~”
 
  盛萤落被自己嗲得发吐的声音给震惊到,但这对男人却非常受用。
 
  尉凡裂挑了挑眉,唇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一双深沉的眼眸看着她,然后把手从她腰上拿开了。
 
  无声的暗示。
02/05 15:24回复
盛萤落一秒就懂,压制着自己欣喜若狂的表情,羞涩地笑了笑,连忙从他腿上下来了。
 
  盛萤落刚转身,屁股就被轻轻拍了一把,身后传来的是男人带着愉悦的暗哑音色,“快去。”
 
  变!tai!
 
  盛萤落嘴角henehn一抽,一股巨大的屈ru感传来,她却不得不回头抛了个媚眼和飞吻,以示安慰和诚意。
 
  盛萤落走到一边,拿起自己的包包,装模作样地翻了翻,脚底抹油,就想沉着尉凡裂不注意溜出换衣间。
 
  她刚走没几步,身后就传来一个微凉的声音,“你想跑?”
 
  盛萤落脚步一顿,抓着包包的手不由紧了紧,她慢慢转身,对着尉凡裂扯出一个笑脸,娇声解释道,“我先找一个地方换衣服,好给你一个惊喜呀。”
 
  “哦?”尉凡裂坐直了身子,双腿并拢,十指交叉着放在双膝上,挑了挑眉,整好以暇地看着她。
 
  如果忽略掉他某处的隆起,此时的尉凡裂绝对是一个冷峻禁欲的优雅男人。
 
  “这里是换衣间,不用来换衣服,还能来干什么?”一双眸子里含着戏谑,眉峰扬起愉悦的弧度,“就在这儿换吧。”
 
  盛萤落嘴角henhen一抽,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包包。
 
  尉凡裂这是把她的原话还给自己了啊。
02/05 15:32回复
“人家害羞嘛~”盛萤落故作羞恼地剁了剁脚,用一只手遮着半张脸,红扑扑的,嗲声嗲气道,“在这里换,惊喜就没了,**就没了。”
 
  唇角漾开一抹揶揄,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她,清冷的嗓音里透着股邪狞,“我更喜欢你在我面前跳脱衣舞,那样会更有**。”
 
  盛萤落身子僵硬了一下,满眼震惊地看着嘴角带笑的尉凡裂。
 
  色!狼!变!态!
 
  “嗯?”尉凡裂挑了挑眉,一双鹰眸紧缩着她,“怎么还不换?需要我帮你吗?”
 
  盛萤落脑子一激灵,连忙点头,“要的要的。”
 
  话一出口,盛萤落就觉得自己答应得太快了,紧接着她对着尉凡裂娇笑了一下,羞涩着脸颊,“尉总要轻点儿哦。”
 
  按着尉凡裂的性子,如果自己拒绝了他,那他肯定强迫着给自己换衣服,但如果自己服软,主动答应,那他肯定对自己没兴趣了。
 
  男人嘛,都是有征服欲的,如果女人服服帖帖的,兴趣自然就没了。
 
  事实证明,盛萤落的猜测是对的。
 
  尉凡裂只是问问,在听到盛萤落的回答后,他只是淡淡挑了挑眉,并没有要起身的样子。
02/05 16:02回复
盛萤落抓着包包,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背对着他,开始换衣服。
 
  因为之前尉凡裂已经把自己的衬衣解开了,她只剩下扯到一半的裤子。
 
  盛萤落一边撑着换衣柜,一边单脚立着脱裤子,样子很是滑稽,可在尉凡裂眼里看着,却是一副赏心悦目的图画。
 
  紧实纤细的腰肢完成一个完美的弧度,深色的裤子一点一点从腰间褪下,双腿修长白皙,结实匀称,光是看着,尉凡裂都可以想象,这双腿环着自己后腰的感觉。
 
  盛萤落拿出来的旗袍是桃红色的,一般人镇不住这种妖艳的红色,反而会适得其反,然而衬着盛萤落白皙的肌肤,根本没那种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她就是个妖精,是专门来勾/引人的。
 
  纤细的背脊微微弯曲,盛萤落反手去拉拉链,有些吃力。
 
  因为拉链是在背脊线的,她的手够不到。
 
  盛萤落一手拉着拉链,链头卡在背脊正中,上半部分是深v的白皙脊骨,下半部分是桃色的旗袍,黑色的发丝洒落在后颈上,那妖精还时不时扭头望着下面,贝齿轻轻咬着唇瓣,很是纠结和苦恼。
02/05 16:10回复
诱人。
 
  秀色可餐。
 
  尉凡裂看到这一幕,脑子里突然有什么东西轰地炸开了,他看着卡在正中的链头,低低骂了一句“妖精”,然后起身,扑了上去。
 
  盛萤落被尉凡裂直接抵在换衣柜上,嘴唇被他狠狠撰住,力道大得惊人。
 
  盛萤落屈辱地闭了闭眼,悄悄握紧了拳头,然后转过身,贴近了他,伸出一根手指抵在他唇上,撅着嘴小声诱惑,“别急嘛,还有好东西呢。”
 
  盛萤落半诱哄着把他重新塞回沙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根黑色的小皮鞭,轻轻掂了掂。
 
  尉凡裂心里跟猫抓似的,恨不得立马把这个小妖精办了,可又忍不住想看看她到底要给自己什么惊喜,什么**。
 
  背对着尉凡裂,盛萤落神色复杂地看着手里的小皮鞭。
 
  出门的时候她给花姨打过电话,商量着能不能不带小皮鞭,当时她还在心里吐槽自己带小皮鞭干什么,又不是sm,可现在看来,她到时要好好感谢这跟小皮鞭了。
 
  如果没有小皮鞭,又怎么收拾变tai呢?
02/05 16:19回复
盛萤落转身,朝着尉凡裂娇笑,手中时不时地挥舞着小皮鞭,桃红色旗袍穿在她身上,随着她的走动露出皙白的大腿,就像是调教士兵的上校,魅huo极了。
 
  桃红色旗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诱人身材,也衬得她肤色白皙,旗袍开叉到腿根,稍稍一走动就露出修长的白腿。
 
  盛萤落轻轻笑着,嘴角裂开邪恶神秘的弧度,眼神轻佻地看着男人,细长的小皮鞭被她一圈一圈缠绕在手指上。
 
  仿佛这一刻,她真的变成了能勾人魂po的妖精。
 
  盛萤落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盛萤落邪e的笑了笑,“准备好被调教了吗?”
 
  尉凡裂刚准备把盛萤落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却发现自己的双臂不知道何时已经被小皮鞭牢牢套住。
 
  因为小皮鞭是皮质的,非常柔韧而且不易断裂,盛萤落又打得是巧结,所以尉凡裂如果想要挣脱的话,只能是让双臂束得更紧。
 
  这个女人!
 
  “解开!”尉凡裂的脸上有了一丝裂缝,他bao躁地低吼一声。
02/05 16:34回复
猜你喜欢

前公司(外企)总裁秘书霸气Farewell离职邮件

老公是独子又如何,各种表妹ABCD照样烦死你

康乐新村霸道管理

产前曾发贴说婆婆是个受气包。现在宝一百天了,也说说,腹黑婆婆大揭密!!

琼瑶阿姨落后了有木有!一帘幽梦弱爆了有木有!(转)

为什么一个幸福的家庭被这样断送?还有没有比这更极品的!

热点推荐

男方月入5w却要求婚后AA制 你愿意嫁吗

父母挪用孩子红包被起诉 压岁钱到底归谁

春节拜年 收好这份亲戚称呼全攻略!

结婚十年 没有比今年更苦的一年了

亲戚一住十几年 你们能接受亲戚住多久

顺产时你被侧切了吗 背后真相知多少

小叔向我们借十万还赌债 借还是不借

13岁儿子做饭 照顾二胎 还宠妈妈

孩子没户口 9月要上小学太愁人了

坑爹租户总是毁约 房主该怎么办?

三年抱俩害我6年没过上一个像样的春节

广州户口肇庆买房 是否影响孩上学

用亲戚的名额买房 给多少钱合适?

查看更多热点 >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