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我供养男友上大学,他却趁我高烧时抢玉坠!

51452小说美文

脖子上的刺痛,让时沫清猛的睁开眼,几乎是条件反射,她一把抓住勒住她脖子的东西,满眼的戾气狠狠的瞪着眼前模糊的身影,她的脑袋有些混沌,疼的仿佛要裂开般。

“啊!放手!”尖叫声在耳边响起,似乎是被她浑身的戾气吓到,那人紧抓的手松了些。

“你是谁?”她眉头轻蹙,喉咙口火烧火燎的,声音沙哑的难听,她用力的挥开抓住她脖子上绳索的手,一抹冰凉被她死死的抓在手心,混混沌沌的脑子有着片刻的清醒。

怎么回事?她无力的躺在床上,她记得男朋友陈少华大学毕业那天跟自己说要分手,自己气急就抄小路找了过去,不想在出巷子口时被车撞到,如果不是临死前那一眼看到车里的一男一女,她绝对不会知道开车撞死自己的就是她深爱的男友!

想起自己为了他放弃了上大学,为他上大学勤俭节约给他节省学费,最艰难时候连烂菜叶都吃过了,到头来被劈腿不说,还被撞死,时沫清咬牙切齿,浓浓的恨意从心底蔓延出来。

“沫清……是我……”熟悉稚嫩的嗓音在身前响起。

时沫清眸子半眯,总算看清了那人,随即身子紧绷,居然是陈少华!她没死?他救了自己?

见时沫清盯着自己,眼底那冰冷的眼神,陈少华刚伸出去的手,不由的缩了回来,讪讪道,“这不是你生病了么,让我过来看看,我……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

生病?时沫清微愣,这词距离自己太遥远,她都忘记了自己上次生病是什么时候,因为生病耗钱,后来自己坚持每天都锻炼身体,好把钱省下来给陈少华交学费。

她的脑海忽然闪过被自己的记忆……

四年前她的确重病了一场。那次她病了五天,起身都困难,打电话让陈少华给自己买药,他不肯回来,说有课,后来自己好说歹说把他劝了回来。

不想,他趁自己睡着把自己仅剩的五百块钱拿走了不说,还趁自己醒了一直哭诉,说自己没钱了没法给她买药……

自己一时心软,把随身的玉坠给了他,想着多少也能换些钱吧。

可是陈少华拿了玉坠就再没回来过,至于什么买药,他早就忘在旮旯里了,自己硬是生生扛过了重病。

后来怎么原谅他的,自己都忘了,似乎又是用他的三寸之舌说服了自己……

那现在自己是?时沫清再次打量着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屋子,和身前局促的男人,也许称为男孩更适合,她这是回到了四年前?

“沫清?你……你没事吧?”陈少华脸上闪过担忧,小心翼翼的问道,目光却是紧紧盯着她脖子。
看到沫清没说话,他自顾自的说,“沫清,你个傻女孩,没钱和我说啊,我哪怕不吃不喝也要给你治病的,这次听到你病了,我就急急赶了过来……”

“药呢!”时沫清声音很冷,打断了他的话和那即将留下来的鳄鱼眼泪,重新活过一次,自己才知道前世活的有多傻,被人骗了钱养了渣男几年不说更是丢了命,什么青梅竹马,不过就是孤儿院的玩伴……

“我,我担心你着急出来忘记带钱……你有钱么?要不给我点,我去买?”陈少华微愣,这是沫清第一次用这语气和自己说话,难道是自己刚才的动作让她不高兴?

时沫清定定的看着他,没带钱?呵!

这种低级谎言,自己上辈子到底是怎么相信的?

是脑子进水了吗?

这病可是五天前自己冒雨给他送钱落下的!想到自己前世什么药都没吃,硬挺了过来,她就讽刺的勾起嘴角,自己没病死还真是命大……

好半天她才挤出一句话,“我要是有钱会打电话找你?”

要不是现在她浑身无力,真恨不得马上掐死眼前这个渣男,想到临死前那车里靠在他肩头的女人,她双手死死攥着,一股恨意油然而生,他背叛自己找了别人,更是不顾情义撞死自己,他们该死!
陈少华低着头并没有看到时沫清眼底的恨意,他有些懊恼和焦急,自顾自的说,“沫清,这可怎么办啊!我忘记带钱,你又没钱,要不……”
01/22 16:56
全部回帖
他的目光落在时沫清脖子上,眼睛一亮,“要不你把玉坠给我当了,这样我们都不用为了钱烦恼,你以后也会过好日子!”

“你为什么不去学校拿钱?学校离得不远吧?”时沫清费力的坐起身,靠在床头,眼底闪过嘲讽,“玉坠是我妈留给我的唯一念想!”

“学校离得远……”陈少华微愣,显然没想到时沫清会来这么一句。

“当铺更远!”时沫清眼底闪过不耐烦,她头疼的要命,嗓子更是难受,她没力气和他废话了。

“沫清,这不是我刚交了杂物费,钱……没了!”陈少华脸上闪过难堪,沫清是生病了脾气不好吗?

“是么?”时沫清冷笑的看着他,没错,前世他找自己要钱,每次都是这些借口,以学业为主要钱,偏偏自己一听到他上学要钱,就脑子进水……

“沫清我们只是当了,等以后有钱了,再赎回来就好了!亏不了什么的……”陈少华在她床边坐了下来,耐住性子劝说。

时沫清定定的看着他,心底闪过疑惑,前世他是直接拿走了玉坠,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干嘛去了,现在自己重生了,玉坠还在,他又一再劝说自己当玉坠,难道这玉坠真的很值钱?

被时沫清盯得头皮发麻,他尴尬的站起身,有些局促不安,“沫清,玉坠……”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时沫清回过神,眼底泛冷,前世的自己还真是蠢到极致!瞎了狗眼!

陈少华目的这么明显,自己居然都看不出来,还一心以为他喜欢自己关心自己!

“沫清……”被时沫清的气势给吓到,陈少华后退了几步,讪笑,“沫清,我想起下午还有课,就先走了,刚刚我说的意见你好想想!”

“滚!”时沫清沙哑的嗓音满满的都是愤怒,眼底喷火,陈少华再多说一句,自己怕会忍不住起来把他暴打一顿!都说了这是妈**遗物,他还在劝自己,这有多渣!

“沫清,你好好休息……”陈少华有些狼狈的退到门外,眼底闪过厌恶和不甘心,转身离去。

等彻底没了陈少华的身影,时沫清才抬眼看了看四周,眼底闪过怀念,这屋子她住了两年多,后来因为渣男说住的太差损他面子才搬的。

屋子的摆设很简单,一张黑漆麻黑的床,一个当饭桌的床头柜,一把瘸腿的椅子,一个装衣服的纸箱被翻的乱七八糟,屋子另外一边一个灶台,熏的漆黑的墙壁……

虽如此简陋,却是她温馨的小窝。

时沫清回过神,想起被陈少华惦记的玉坠,自己差点被他勒死,她连忙取下脖子上的玉坠,这是一枚水滴形的吊坠,她用一根红色的绳子穿着,挂在脖子上,时间有些久,绳子都磨的有些褪色。

吊坠碧绿色透明,牙齿般大小,玉坠中间有一团水雾,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水雾在轻轻流动。这玉坠确是有些不同于常,难怪陈少华会打玉坠的主意。

只是前世玉坠给了他,后来过好日子的不是自己而是他,紧接着他找自己要钱的次数也没有那么紧凑了……

她的目光落在玉坠的底部,上面有几个很小的字,她的名字就是从玉坠上得到的,濡沐气清,孤儿院院长说,她给自己取名就是来自这里。

盯着玉坠发了会呆,神使鬼差的,她费力的起身跑到灶台那里,拿出菜刀对着手指就是一下,指尖一疼,她回过神,有些惊讶自己的动作。

刚才她脑海居然一闪而逝一个念头,滴血认主!指尖已经冒出血珠,她索性把血滴到玉坠上。

然而血滴在玉坠上迟迟没有反应,在上面一晃一晃,也不滴落也不被吸收……

见玉坠许久都没反应,时沫清心底闪过失望,在桌前轻轻放下玉坠,转身开始思考她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四年的时间她做了很多的工作,并不像现在一样,除了洗碗什么都不会,等病好了就去找工作,应该不会饿死自己!

只是在她转身的片刻,玉坠上的血滴忽然就被吸收了进去,原本碧绿的玉坠,此刻中间的水雾居然多了点血色,太诡异了……

★★★ 后续更精彩-》戳我跳转阅读《- ★★★

搜【小说美文】圈子,随时随地读好书,也可以从广妈APP的圈子:【谈天】-【小说美文】找到我们哦


 
01/22 17:01回复
猜你喜欢

顺转剖——我的生产经历

LG的出轨。。让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生活。。

她让我在痛苦中挣扎

转老帖子:我本以为男友很差,看完这个我觉得我男朋友真好!

转帖:我所看的(婆婆吃了我的全家)。但没有结局。。

想玩外遇的男人都看看,你玩不过女人的(转)

热点推荐

全免费!广州50个一日游景点玩到明年

猪队友竟简单收服皮娃 用的这一招

注意!这些网站中介肆虐假房源遍布

人生没有如果 逝去的双亲无法回来

BB医保涨到366!门诊住院皆可报销

刚上大学的娃 忙到两天才回信息

搭船到香港机场 直达航站楼超方便!

广州人注意!港澳通行证续签有大变

周末国庆!长隆水上乐园低至68元

名创优品红黑榜!这8个超难用别买!

因争执大发脾气 妈妈先向孩子道歉

开发商占用土地 每位村民陪偿28万

广州又一旧村将蝶变 打造公园水乡街

查看更多热点 >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