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让妹妹踏入我家,她们背着我乱搞!

45577小说美文

闷雷一声响,山那头的树杈应声而倒。

今天是妹妹木小幽考上博士的日子,听说她的老公占宇飞送了一架几百万的钢琴作为她的礼物,这本是一件好事。

可是木清清却从佣人的口中听出来了别样的味道。

车子在去往圣豪酒店的路上,窗外的大雨‘噼里啪啦’击打着车窗,对于完全看不到东西的木清清来说,这声音莫名的让人烦躁。

司机李叔一边开车,脸上却带着对少夫人的同情,或许是因为少夫人看不到,所以他才可以表现的这么明显。

木清清抓着自己的裙子,一颗心忐忑不安。

到了圣豪酒店的大门口,司机李叔陪同着她进了酒店。

十六层六号门,司机李叔替她刷了房卡,而后在门口守着。

空气里充斥的气息,令木清清几欲作呕。

房间里的两人,太过投入,声音此起彼伏。丝毫没有注意到房间门的动向。

两道熟悉的声音不难分辨,木清清紧紧掐着自己的手掌,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进入里屋,她摸着墙壁走到了电视的旁边。

“呀!”木小幽指着电视柜那边,眼里是一闪而逝的得意之色。

顺着木小幽的目光看去,占宇飞也是一惊,慌忙抓起了被子盖在了他和木小幽两人的身体上。

“姐姐……”木小幽低低的唤了一声,面色潮红。此时,她细嫩的藕臂还挂在了占宇飞的脖子上,紧紧的不松开。

“清清,你不在家好好呆着,怎么会来这里?”慌乱之后,占宇飞很快冷静下来。一直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的女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木清清没有勇气摸索到床边,去甩占宇飞和木小幽的耳光,怪她瞎了一双眼睛,不能将这两个狗男女统统打一顿出气!

“占宇飞,我们在一起十二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木清清一字一顿的问,紧咬的嘴唇几乎滴出血来。

“姐姐,不要怪宇飞!”木小幽紧紧搂着占宇飞,嘴角上扬的弧度怎么都掩饰不住。反正姐姐是个瞎子,又看不见她的表情。

“要不是看在你是木家大小姐的份上,我怎么可能娶你。”占宇飞嗤笑了一声,将木小幽搂在怀里,意犹未尽捏了一把她的脸。还是这个小妖精比较有意思,整天一副苦瓜脸的木清清,一点情趣都不懂!“我喜欢的,可一直都是都是你的妹妹木小幽。”

“小幽,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姐姐,你就成全我和宇飞吧。我和他在一起已经有十年了,我很喜欢他。爸不是把遗产都留给你了吗?你有遗产就够了啊。”

木清清抓着电视机的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电视机猛的掀翻在地上,液晶屏碎了一地。

木小幽往占宇飞的怀里缩了缩,这么多年,姐姐可一直是个冷静淡然的女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她发火。

“你这个疯女人,想干嘛?”占宇飞顿时就有了火气,一个在婆家连孩子都生不出来的女人,还敢嚣张了。

“我和你们拼了!”木清清顺着声源,冲了过去,率先抓到了木小幽的脚。

“啊啊啊!”木小幽不停的往后缩着,害怕的躲在了占宇飞的身后。

都怪她是个瞎子,根本看不见这两个人在哪个地方,也不能精准无误的打到这两个人。

耳旁刮来一阵风,木清清左边的脸骤然麻木了一下,而后感觉头部重重的磕到了一个角上。

“快,快打120。”占宇飞看着床角的一滩血迹,顿时有些慌了。他只是想教训一下木清清,并不想闹出人命来。

司机李叔冲进来,将木清清打横抱起,往楼下跑。

酒店房间内,占宇飞和木小幽盯着地上那一滩猩红的血迹,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木小幽想到了母亲苏翠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将电话打给了她。

“喂,妈,我,我和宇飞好像杀人了……”

占宇飞一把抢过了木小幽手里的手机,“妈,是我。刚才失手了,木清清的脑袋磕到床角了,流了很多血,李叔送她去医院了。”

“天助我们!”苏翠云听到这个消息,眸光中大放异彩。“赶快给那个卡车司机打电话!”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辆大卡车失去了控制,撞断了护栏,直直撞的一辆黑色的奔驰严重变形。车内的司机受了重伤,副驾驶的女人当场被撞死亡。

木清清只感觉整个人的灵魂和身体都剥离了似的,她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有颜色的天空,还有围观的人群。

她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穿过了奔驰车的车顶,直直的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我,我这是怎么了?”

救护车很快就赶来了,抬着她和司机李叔一起往救护车上走。

她跟了上去。

她的尸体被拉进了太平间,司机李叔被送进了抢救室。木清清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很快,家属都来了,苏翠云最先到,只不过,她的身边跟着保险公司的人。

木清清仔细的看着妈妈苏翠云,爸爸走后,她的家人就只有妈妈苏翠云和妹妹木小幽了。

保险公司的人都走后,妹妹木小幽赶来了。

“小幽,现在木清清这个贱女人也死了,木家的财产都是我们两个的了。”苏翠云阴测测的笑着,声音里透着一股得意。

木清清难以置信的盯着苏翠云,“妈妈,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可惜,苏翠云她们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

“妈妈,保险公司那边都处理妥当了吗?”木小幽不太敢靠近木清清的尸体,目光里却露出一丝贪婪。

“放心,妈妈都打点好了。这个贱女人总算是死了,跟她妈一个德性,傻得要死!”苏翠云厌恶的看了一眼木清清的尸体。

“妈,那个卡车司机可靠吗?”木小幽目露忧色。

“只要肯花钱,他绝对会守口如瓶。”苏翠云信誓旦旦。

木清清冲到了苏翠云和木小幽的跟前,无论她怎么打怎么踹,对方都感觉不到。

不多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将她往天上吸,像磁铁似的将她吸走。而后她双脚离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02/18 16:35
全部回帖
“清清,醒醒。快醒醒。”

耳畔传来了一道女声,还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胳膊肘。木清清迷茫的睁开了眼睛,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贯入眼中的画面,却是整齐划一的桌椅,满黑板的英文。

她……她能看见了!木清清惊愕的瞪着黑板,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来。刚才那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她吸到了自己初中学校来了,而且,她失明的眼睛也好了!

“清清,你的中考志愿书填好了吗?”

她这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眼前出声问她的人。穿着一件熟悉的初中蓝色校服,一脸焦灼的盯着她的矮个子女孩。不是班长安林颜又能是谁?

木清清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心下一凛,自己这个情况是已经死了吗?所以才能看见很久以前的事情?脑海中的画面越发的清晰,十二年前的这一天,正是她上交中考志愿书的时间。

“清清,你还没睡醒呢?大家都交了,就差你和另一个同学的志愿书了。”安林颜急着交差,另一个同学趁着放学的时候就提前溜了,这会儿教室里就只剩了个还没睡醒的木清清,她便紧追着不放了。

木清清冲着安林颜眨了眨眼睛,而后站起身来,伸手去摸了摸安林颜娇嫩的脸蛋。

“呀!木清清,你干嘛呢?”安林颜捂着自己的脸,吃惊的盯着木清清。那吃惊的程度,似乎在质疑木清清的性别取向。

手掌上的皮肤传来了温热的触感,木清清瞪圆了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班长安林颜。这……这是真人啊!

转瞬之间,木清清便吃惊的咬紧了自己的唇,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某些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啊,班长,我总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呢。”木清清结结巴巴的回答着自己的班长,低着脑袋将目光移到了自己的课桌上。

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课桌上摆着一本阔别已久的英语书,勤奋好学的她,上面还做了不少的笔记。

是初三的最后一学期,班长安林颜来找她交中考志愿书,而现实和回忆重叠,她的志愿书,此时还是和前世一模一样,一片空白。

“都要中考了,还是长点心吧。”班长安林颜皱着眉看着她,“现在把它填了,我好拿去交。”

木清清低头看着厚厚一堆书上面摆着的一张白纸黑字,冲着班长安林颜牵了牵嘴角。

“班长,我明天早上交,我想今晚回家再和我妈商量一下。”

“那好吧。明天早上哦,一定不要忘了。”班长安林颜点了点头,反正老师也说明天是最后期限,木清清平时也很守纪律,便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书了。

木清清盯着安林颜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盯着桌上的中考志愿书。

前世的这个时候,她是十四岁来着,中考志愿直接就填了一所女子职业学校。可是,这一世……

背过身看着墙上的时间,离晚自习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木清清抓起了桌上的一大堆作业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因为是走读生,晚自习也可以不用上,她一边走,一边看着四周熟悉的风景。

学校这个时候还没有修塑胶操场,而四周的景致和她十四岁那年夏天的景一模一样,连楼下的桃树高度都没变。

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的倒吸了一口气,是真实的,她真的像小说里写的那样,重生了!

“姐!姐姐!”身后窦然传来了木小幽的声音,木清清回过头去,十二岁的丫头片子也抱了一堆的作业本,正一路小跑朝着她的方向赶过来。

怔怔的看着因为奔跑而脸蛋泛红的木小幽,前世的记忆席卷而来,她的好妹妹,和自己的好老公裹在一起整整十年,而自己这个冤大头一无所知!

说心里没有一丁点的疙瘩,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木清清目光凌厉的盯着站定在自己身前的木小幽,抱着书本的手微微收紧。

“姐,我喊你半天了,你怎么不等我?”木小幽一脸怨怼朝她翻了个白眼。

想到临死之前,木小幽和苏翠云的那一番对话,木清清收起了自己凌厉的目光。毕竟是二十多年的家人,她们能那样对她,一定是有原因的,而现在,老天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许多事情,她一定要弄个明白!

“可能是太累了吧,我没注意。”恢复了以往的平淡性子,木清清淡淡的答了一句。

“哦。”木小幽略有些发憷的看了一眼木清清,刚才姐姐的眼神好凶,和平时的姐姐有些不一样。可能是她的错觉吧。“姐,你的志愿填好了吗?”

木清清心里咯噔一下,连台词都和上辈子一模一样。

“还没呢,明天一早再填。”木清清平静的回道。

她仔细的想了想,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她还拿着空白的志愿书回了木家。后来,在妈妈苏翠云苦口婆心的劝阻下,按照妈妈说的那样,填了职业学校。

“怎么还没填啊……”木小幽小声的咕哝了一句,这句话分毫不差的落入了木清清的耳朵里,她用余光瞥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木小幽。

木小幽的身体底子差,经常生病,因为这个,妈妈格外的宠她,一点家务都不会让她碰。

“怎么?有什么问题?”木清清侧过脸,略有些郁闷的问她。

“没什么,反正早点还是晚点都一样。”木小幽咧开嘴,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呵,上辈子的自己太蠢,对木家付出了整颗心,又特别的护犊子,才会让你们两个骗得团团转!木清清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木小幽,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分明充满了得意,上辈子的自己,是因为蠢才没有看出来罢了!

夏季的夜晚来得格外的晚,木家的别墅亮着昏黄的光,为了节约电费,妈妈苏翠云只让她开一盏灯。

木清清在别墅的大门口立着,抬眼看着刷的粉白墙,格外的感伤。

她记得,上辈子的这个时候,木家的经济直线下滑,为了家里的生计,爸爸甚至都住在公司了。可在她十三岁以前,木家可以说是中产家庭,能住上别墅的,自然都不会是小人物。那时候家里还有两个佣人,出门还需要带着保镖,可现在……

“姐,你干嘛呢?”木小幽走到了大门口,不解的看着木清清。今天的姐姐,似乎和往常太不一样了,让她有些不安。

“没什么。”木清清甩了甩头,抱紧了怀里的书,大步进了木家的门。

家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摆着,她还得赶紧的给一家人做饭。做完饭才能写作业。

她的房间很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书桌上摆着她们一家五口的合照。

只不过,她睡的床是老木头床,而苏翠云她们的房间却都是软床垫的床,还真是差别待遇呢!
02/18 16:38回复
放好作业后,她快步下了楼,穿上了女佣的衣服,将马尾扎成了丸子头好方便做事情。从冰箱里拿出了苏翠云早已准备好的菜,将它们一股脑放进了水盆里,仔细的清洗着。

洗了好一会,木清清有些气恼的将手里的番茄砸进了水盆里。

她不是已经重生了吗?

为什么还要像个佣人似的,给苏翠云她们做饭!

木清清啊木清清,你是脑子里有奴性了吗?被苏翠云颐指气使惯了,二十六岁的灵魂还要给她们母女俩当奴才是吗?

想到这一层,木清清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围裙,将自己的马尾放了下来。

“姐,你今天要做什么菜啊?我来帮你。”身后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令木清清颤了一颤。

她转过身去,个子一米五几的大男孩,额间布满了汗珠,脸上稚气未脱,穿着一身板正的墨黑色校服,面上却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正是她的弟弟木逸晨。

木清清眼眶一红,怔怔的看着他。

木逸晨和木小幽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是龙凤胎!可是在上一世,木逸晨十四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了,再也没找到过。现在陡然间见到了自己失踪多年的弟弟,木清清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姐,你怎么了?”木逸晨看着姐姐怔怔的模样,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想哭不能哭的。“姐,是不是妈她又打你了?”

木逸晨气愤的问道。

“不,不是。”木清清转过身,扬起脸,将眼泪憋了回去。

要说起自己的弟弟木逸晨,在整个家里,算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平时自己做家务的时候,只要弟弟有空,也会前来搭把手。

“姐,是不有人欺负你了?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弄死他!”木逸晨大声吼道。

“没有的事,要做饭了!”木清清赶紧的岔开了话题,又重新将女佣的衣服穿上了,心甘情愿的开始洗菜。

木逸晨盯着木清清的背影,确认她没事后,便帮着她一起洗菜。

等木清清将所有的菜都切好以后,苏翠云也回来了。

“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这么慢!你爸爸回来还能不能吃饭了!”苏翠云一边说着,一边气势汹汹赶往厨房。

木清清正在往锅里倒油,而木逸晨却站在旁边帮木清清淘洗着蔬菜。硕大的厨房竟然装了两个人,苏翠云不禁火从心底起。

“木逸晨,你不用做作业的吗!在厨房呆着干什么!一会儿你爸回来看见像什么话!”苏翠云双手叉腰,冲着木逸晨大吼大叫。

“妈,你干嘛,姐还不是有作业要做,她也要中考了,你怎么不让她也别做了。”木逸晨不管不顾的从碗柜子里拿出了碟子,放到盘里清洗。他虽然不会炒菜,却也会帮着姐姐木清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清清,你长本事了?教唆你弟弟来和我对着干是吗?”苏翠云今天打麻将又输了,正愁着没处撒火。她从阳台取来了晾衣服的衣架,抬手就要去打木清清。

木逸晨赶紧放下了手中的碗碟,就要去拦苏翠云,却被苏翠云用手肘挡到了一旁。

木清清抬手便抓住了苏翠云手里的衣架,目光恨恨的瞪着苏翠云。

上一世,她是整个家里挨打最多的人,从九岁起便是家里学做家务的人,苏翠云稍有不如意的地方,便会将火气都撒到她的身上。木逸晨是爸爸木安仁最宠爱的孩子,绝不能受一丁点的伤害,而木小幽是整个家里最体弱多病的人,但她木清清是三姐弟中身体最好,又最不受宠的孩子。苏翠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还敢还手了!”苏翠云叫嚷着,狠劲的从木清清手里夺衣架子,不打得木清清掉眼泪她誓不罢休!

木清清更为用力的攥紧了手里的衣架子,她今天还非就要和苏翠云叫板了!

上辈子是她太弱了,太顺从妈妈的意思,才会任她宰割!

“妈,你干嘛要打姐姐,姐做错什么了?”木逸晨上前,试图拉开苏翠云和木清清。

好半晌,木清清终于成功的从苏翠云的手里夺下了衣架子,她咬着牙盯着苏翠云。

而后,木清清将衣架子狠狠的砸在了厨房的地板上,衣架子弹到了苏翠云的大腿上。

“啊!你这个死丫头,你竟然敢还手了!”苏翠云越发的恼怒,冲上去就要掐木清清的脖子。

木逸晨怎么拉也拉不住。

木清清狠命的抓着苏翠云的手,好在她长年累月的干家务活,身上还有点力气,一时间也没让苏翠云掐到她的脖子。

“死丫头,我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上学,你还敢和我叫板,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苏翠云狠命的用力,一脸的狰狞,心底的火气却都化作了手上的力量,似要把木清清撕碎不可。

木清清侧头一瞥,这个时间段,木安仁该回来了。

“妈,我做错了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木清清哭喊着,手里的力道稍稍减轻,苏翠云已经掐上了她细嫩的脖颈。她叫喊的声音恰好盖过了木安仁进门的声音,苏翠云丝毫没有注意到大门口的动向。

“苏翠云!你干什么!”木安仁听到了木清清的哭喊声,快步冲了进来,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苏翠云的脸上。

苏翠云被木安仁的这一巴掌打愣了,她松开手,面色一紧。

木逸晨赶紧的上前扶起木清清,流理台上的菜品乱成了一团,锅上的油已经被烧的开始冒烟了,木逸晨眼疾手快关掉了煤气灶。

“爸,我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妈妈要这样打我!”木清清闭了闭眼,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她知道,在木安仁面前,苏翠云一向扮演着慈母的形象,而且,上辈子懂事的她,为了不让在外面操劳的父亲担心,还从不在父亲木安仁的面前告状。

可是,今时今日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懦弱又单蠢的木清清了!

木安仁难以置信的盯着苏翠云,原来他不在家的时候,她苏翠云就是这样对待孩子的!

又是一耳光狠狠甩在了苏翠云的脸上,打得她嘴角汩汩流血。下手一点也不轻。

“你就是这样好好对待孩子的?”木安仁此时也才三十多岁,火气正盛。要不是自己忙着回家拿证件,懒得和苏翠云说,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孩子下这么狠的手呢!

“安仁,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苏翠云慌了,平时扮演慈母的时候,木安仁对她虽然冷淡,可得过且过也就过了。平时打完木清清的时候,她说几句好话也就含糊过去了,仗着自己了解木安仁的行踪,打完就不认账了。可今天木安仁第一次亲眼看到她对木清清动手,难免气愤极了对她动手了。

“你今天就给我滚出木家!”木安仁厉声道。
02/18 16:39回复
“清清,你怎么还没交上去?”苏翠云见到那张白纸黑字的志愿书,不由得有些慌了神了。前两天才和木清清说好了,上职业中学,就不要再去加重木安仁的负担了。木清清明明都已经答应了,还说会早早填好志愿交上去的,这个时候把志愿书拿出来干什么?

木清清懒得去看苏翠云那张变了色的脸,兀自开口道:“爸,我问了一下老师,以我的成绩,考三中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是……”

木清清面带惧色看了一眼妈妈苏翠云。

木安仁皱着眉头瞥了一眼苏翠云,又搞了什么鬼?

“安仁,你……你别听她胡说。我也就是觉得,这孩子聪明伶俐,读完高中出来又没有什么本事,倒不如去学一门技术,有个养活自己的本事就很不错了。”苏翠云战战兢兢的说了一通,却被木安仁的手势硬生生打断了。

“清清,不用顾虑你妈妈的想法。我们木家的孩子,从来都是自己做主自己的人生。”木安仁放下了木清清的志愿书。“爸爸平时忙生意上的事情,也不太了解你在学校的情况。你说的三中,是照溪市很有名气的那个高中吗?”

“恩。”木清清点点头。

“爸爸先前听一个老战友说,三中是市里最拔尖的学校,全市排名前一千的学生才能进,你没有骗爸爸?”木安仁略微有些迟疑,毕竟,他平日里在苏翠云这里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样的。

苏翠云总说,木清清性格倒是很乖巧,就是成绩差了点,在班上只能算是个中等成绩。而想要进所谓的三中,那至少也得是在木清清初中学校排名前十才有资格进入三中。

“爸爸,我们这个月中旬,会有一次中考模拟考试,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看我的分数。”木清清信誓旦旦的看着木安仁,眼里有了一丝坚定。

“那就按照你的志愿来,爸爸相信你,也支持你做的决定。”木安仁将志愿书递回了木清清的跟前,目光里流露出一丝慈爱。

木清清接过志愿书,还有些发愣。就这么轻易的获得了木安仁的许可吗?

“可是,爸,我们家里现在是不是经济很困难啊?”木清清难为情的看了一眼苏翠云,她的脸色此刻变得铁青。

木安仁登时变了脸色,忍不住皱着眉头看向苏翠云。碍于这个地方是人来人往的饭店,没好意思出声呵斥她。

“清清,你只管好好读书,家里的经济情况不该是你操心的事情。你们三姐弟读书的钱,爸爸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木清清心里一阵安慰,这是不是说明,自己的父亲根本不再是上一世那个对家庭淡薄的人?

几道美味可口的饭菜很快上了桌,木清清余光瞥见了苏翠云阴狠的目光,直勾勾的投在她的身上。看来,上一世,因为她的愚蠢,错过了太多关于自己这个‘妈妈’身上的秘密。

平静的吃完了这顿晚餐,一家人驱车赶回了木家。

“清清,你带弟弟妹妹上楼写作业。”木安仁眼底一沉,将车子停在了木家的大门口。

“爸爸,你和妈妈呢?”木小幽担忧的看了一眼副驾驶坐着的苏翠云。

“大人有大人的事要谈。”木安仁严肃的盯着木小幽,透露出一股子做父亲的威严来。

木小幽有些惧怕木安仁,乖巧的下了车。

看着逐渐消失在道路尽头的商务车,木清清紧张的情绪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就在下车前,父亲木安仁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似乎在探询些什么。

木清清的心微微缩紧,重生回来的这几个小时内,她的反应似乎引起了苏翠云和木安仁的怀疑。这样的认知,弄得她心神不宁。

关上房间的门以后,木清清兀自坐到了书桌前,面对着初中的作业发怔。并不是因为不会才发怔,相反的,她脑中的答案清晰的很,可就是下不去笔。

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木清清警惕的看向门口,却看见了叉着腰大摇大摆走进房间的木小幽。

木清清赶紧收起了情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小幽,你有事?”木清清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她心里暗暗想着,木小幽一向是被宠坏的那个,进门之前得先敲门的规矩都不知道了。虽然她有些不悦,却也不好赶人。依照她上一世的性格,木小幽随时随地闯她的房间都没问题,她会连大气都不敢出,仿佛不请自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姐,你前两天明明已经答应妈妈,要去职业学校读书的,今天在爸爸面前,为什么又那样说?”木小幽双手环胸,一副苏翠云上身的神气模样。

木清清脑中的思路十分清晰,嘴角微微扬起。“小幽,我上三中有什么不好吗?”

这下,反倒是木小幽愣了,一向被妈妈牵着鼻子走的人,跟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十分有主见,而且一句话就将她给堵死了。

……

“爸爸不是说了,我们三姐弟读书的钱,他早就替我们准备好了。那些本来就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啊。”木清清懒得理她,转过身对着自己的作业本,奋笔疾书。

木小幽有些恼怒,可十二岁的她,一时真拿自己这个姐姐没办法。

“小幽,你作业写完了吗?我还有一堆的作业,你要是没什么别的事,还是先去写作业吧。”木清清温声细语的说着,注意力都放到了自己的作业上来了。

过了好半晌,木清清才听见身后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主动起身,自己将房门关上了,还上了锁。

木清清从衣柜的最底层,翻出了一本略有些薄的相册,仔细的翻阅起来。

刚才她想了很久,结合上辈子的记忆,以及这几个小时的相处来看,苏翠云极有可能不是她的亲妈。要是想找到证据,倒也不难。

翻阅着薄薄的相册,木清清能找到的照片很有限,放在她房间里的相册,从她出生三个月到年满十二岁,倒是有几张,但大部分都是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照的。

而她的单人照,屈指可数,一共是四张。
02/18 16:42回复
一个月大满月酒的时候,苏翠云的手抱着她,笑的可欢实了。

十个月大在澡盆子里坐着洗澡的照片。

七岁穿着一身香妃娘娘的衣服拍的艺术照。

再有就是十二岁在爷爷家院子里的桃树下照的,呆呆的表情,很闷沉。

零零碎碎的照片,让她有些郁闷,从小到大,都是和苏翠云有关的,就连木安仁都没有和她有过父女俩的合照,真叫人郁闷!

木清清手里抓着十个月大坐在澡盆子里的照片,脑中一抹灵光闪过,这张照片似乎还有一张来着,而且她清楚的记得,身旁坐了个年轻的女人,只是样子她有些记不清了。

又动手翻了翻相册,木清清一无所获。

“到底去哪儿了?”明明就是放在这本相册里的,怎么找不着呢?

车子的引擎声传来,木清清将相册丢在床上,探着脑袋往楼下看去。

是木安仁和苏翠云回来了,看木安仁一脸严肃的样子,刚才那番火气肯定还没消下去。

苏翠云跟在木安仁身后,一脸柔弱,受尽委屈的样子,看得木清清有些犯恶心。上辈子害死她之后,怎么就没有这种受尽委屈的样子呢!

“安仁,我真的不会了。你相信我好不好?”楼上的房间传来了苏翠云装柔扮弱的声音,木清清挑了挑眉,就因为苏翠云今天打了她,所以爸爸和她的感情就不和了?

木安仁有这么关心自己吗?木清清很肯定的摇了摇头,不对!上一世,她知道木安仁把木家的财产都留给她,可是,木安仁临终之前,说的是让她好好生活,就算没有眼睛,心底也该明亮的。

谜!

木清清这才感觉,自己的家像是个谜,自己的家人更是个谜!而自己从未真正的了解过。

比方说,苏翠云阴狠的眼神是对她的,可对木安仁却又是另一幅样子,好像唯命是从,不需要尊严。

在比方说,木安仁一向对家庭很冷淡,把生意场上的事情看得很重要,可今天为了她,又和妈妈苏翠云打起来了。

还有妹妹木小幽,自己平时对她一向很好,可是上辈子去世之前,却又和苏翠云站在一起夺父亲的遗产,又是为了什么呢?

木清清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感觉家不像是家,反而像是一盘棋,而家里的每个人,都像是棋盘上的棋子,而自己这个菜的瑟瑟发抖的人,一时半会儿根本解不开棋局。

将床上的照片都收拾好,原封原样的放回了衣柜的底层。

看着日历上的2001年5月10日,木清清还是觉得很不现实。她又坐回了书桌前,拿着笔开始赶作业。多虚幻呢,几个小时前,她还是个瞎子,在酒店的房间里捉奸,几个小时后,她竟然穿越回了十二年前,做个赶作业的学生。

揉了揉眉心,木清清先将手头上的作业处理完了。她发觉,本子上的那些题,根本不需要费脑细胞去想怎么做,那些答案像印刷似的印在脑海里,只需要她动笔抄上去就完了。木清清放下笔,抬起自己细嫩的手指看了看,脑海中竟然又空白一片了。

她满腹疑惑拿起了桌上的笔,脑中的答案又跟打印机打印出来的纸张似的,用宋体印好了答案。

这……

天呐!

见鬼了吧!

木清清丢下了手中的笔,发觉脑中又是空白的。

是因为这支笔的原因吗?

木清清换了支笔,发觉情况和刚才是一样的,一旦拿起笔,脑中的答案会自动显示,而放下笔,那些答案又会统统消失,她怎么努力去想都是空白一片。

异能?

她凝眉思索片刻,换了好几支笔,情况还是一模一样的。

看来,不是笔的原因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木清清又尝试着抓起了作业本,发觉作业本的情况和笔是一样的,只要她抓着,那些答案同样会显现,而一旦她松手,那些答案又会自己消失。

哦哟,不得了了。

木清清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行了,我不想听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木安仁的声音窦然传入了木清清的耳朵,听起来似乎是和平解决了今天的事情。

木清清这才察觉,自己的房间和楼上的距离有三米之多,而苏翠云和木安仁在房间里谈话的声音应该很低才对,为什么自己听得一清二楚?

收拾好桌面以后,木清清换了一件单薄的睡衣,躺在床上,屏息静心。

楼上的打鼾声渐渐传入了木清清的耳朵,而且还有一道均匀的呼吸声。

木清清觉得四周都安静下来的,她还听到了同一层楼传来的呼吸声。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木清清翻来覆去睡不着,四周的呼吸声越来越多了,还夹杂着一些奇怪的争吵,她仔细分辨了一下,推测出大约是两公里外的那家人。

在她更小的时候,木安仁曾经开车路过那个地方,因为那家人的脾气暴躁,朝门外砸过锅子,不巧砸中了爸爸的车,还因为这个赔了点钱。

木清清觉得自己今晚的发现实在是太刺激了,除了能自动识别答案,听力也是十分厉害的。而且,她的记忆力也不赖,能够将前世的事情记得一清二楚!

看来,幸运之神可能真的是降临在她的头上了。

而她寻思着,要运用自身的这些能力,首当其冲去查自己的身世。木清清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四点多的时候又清醒了,便再也睡不着了。时间还这么早,她决定先起床洗漱,然后趁着自己睡不着的这段时间看看书消化一下。

起得太早,木清清并没有疲倦的感觉,反而觉得神清气爽的。木清清发觉自己的翻阅能力也很强,按理说,看一本像语文书那么厚的书,至少也得小半天,她就花了十分钟,而且还将里面的内容全都记得一清二楚,非常深刻。这一新发现,又让木清清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她抓着旁边的书,又翻了两本。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

木安仁的作息时间她记得,通常情况下,六点起床,六点半出门。木清清想了想,既然自己起的这么早,倒不如做点什么——
02/18 16:52回复
厨房里,木清清从冰箱里抓出了两个鸡蛋,又取出了酿好的酒糟,先将酒糟倒进了锅里,用小火温着。考虑到苏翠云他们也会起床吃早饭,她又淘米开始煮粥。

硕大的厨房里充满了烟火的气息,木清清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透过厨房的玻璃窗,她已经看见了逐渐亮起来的世界,活着真好……

“清清,你怎么起这么早?”木安仁在三楼洗漱好了,拿着公文包准备出门了。走到二楼却嗅到了酒糟的味道,这扑鼻而来的气味令他皱了皱眉。

“爸。”木清清露出了一抹微笑,看着父亲木安仁充满朝气的站在楼梯口,恍然间觉得隔了一个世纪那么远。上一次看见爸爸的样子,还是自己十八岁还没失明的时候……

“是不是妈妈又让你起这么早做饭?”木安仁系好了手腕上的扣子,神色间皆是一副严肃的样子。“清清,你不用管她怎么说,爸爸说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学习。”

“都习惯了,是我自己想做早饭了。”木清清已经盛好了酒糟煮荷包蛋,她端着热腾腾的酒糟煮蛋,快步走到了木安仁的跟前。

木安仁有些不解的看着她碗里的酒糟煮蛋。

“爸,早上要吃早饭,这是我做的。”木清清将碗递到了木安仁的手里,不知怎么的,眼眶顿时变得有些温热。上一世,木安仁是因为胃癌去世的,想到木安仁的去世原因,木清清心下骤然一紧,她希望他能活的长久一点,现在的时间还早,只要多叮嘱木安仁,兴许能改变他的最终命运也说不定。

木安仁也有些感动了,他怔怔的盯着手里的碗,想起了十几年前的光景。也过去这么多年了,他生意上的事情忙,每天早出晚归的,苏翠云很少给他做早饭,而后来,他也不在家里吃早饭了,要么在外面随便买两个包子应付,要不干脆就不吃了。盯着手里温热的碗,木安仁抬眼看向正在取勺子的少女木清清,心里一阵感动。

“爸,要记得每天按时吃饭,你工作忙,身体也很重要啊。”木清清笑了笑,脸上有着浅浅的酒窝,看的木安仁又是微微一怔,木清清和她长得实在太像了,连笑容都一模一样的舒心。

“闺女长大了,懂事是好事。”木安仁收回思绪,动手享用木清清煮的酒糟。

“清清,爸爸相信你能考上三中,你好好努力,学费的事情不用操心。爸爸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让闺女好好的过。”木安仁摸了摸木清清的头,心里一阵暖意。“你负责好好读书,读好书,爸爸负责赚钱养家。”

木清清乖巧的点了点头。她之所以一定要上三中,也是因为,她心里清楚,家里是有这个实力的。若她没有记错,中考放榜的那段日子,木家的生意也好转了。

木安仁吃了木清清做的酒糟煮荷包蛋,胃里暖暖的,心里也暖暖的。

“清清,爸爸要去上班了,你上学也不要迟到了。”木安仁拿起一旁的公文包,直起身往门口走去。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他干瘦的身形夹着公文包,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颓然,反而充满了干劲。

为了家,为了家里的三个孩子,他绝不会轻易被现实击垮!

木清清洗着碗和锅子,兀自舀好了四碗粥凉着,她上楼换上了学校的校服,梳理了自己的头发,将作业本和书都拿上了,才缓缓下楼。

餐厅里,苏翠云坐在餐桌旁,脸上的脸色不大好看。

也是,昨晚被爸爸木安仁打了一顿,能好到哪里去呢?

木清清顿了顿脚步,站在楼梯间上,脑中划过了许多前世被苏翠云毒打的画面,一时有些不自在。

“清清,怎么还不下来呢?”苏翠云一动不动坐在原位上,语气里充满了威胁。

呵,下去?下去接受她的毒打?

她偏不——

如果今天再让苏翠云动自己一根寒毛,她的木字就倒过来写!

“妈妈,我去看看妹妹和弟弟起来没有。”木清清抿了抿唇,又往二楼的方向飞快走去。

苏翠云气的将手里陶瓷做的勺子狠狠摔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小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机灵了?

木小幽刚醒,便看见木清清站在木逸晨房间门口,不停的敲着门。

“姐,你今天做的什么呀?怎么有股米酒的味道……”木小幽扇了扇鼻间的味道,她可不喜欢吃酒糟,而且,她对酒精过敏,闻着酒的味道就觉得烦躁。

“煮的粥。”木清清头也不回的答了句,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木逸晨睡眼朦胧拉开了房间的门,身上就穿了条睡裤,赤裸着上身。“姐,才六点四十,我再睡会……”

木清清赶紧的将他的手肘子拽住了,“你这挨着床就要睡上大半个小时。”

忽然间,木清清的脑子里呈现出木逸晨房间床的画面,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木逸晨将她的手推开了,刚才那个画面又消失得一干二净。

木清清登时就愣了愣。

“姐,就五分钟。”木逸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也不管木清清在门口是不是想揍人。

低着脑袋摸了摸自己还有些汗湿的手,木清清顿时有些明白了,这可能又是重生带来的‘惊喜’!她似乎可以在触到对方的时候,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姐,你还没告诉我呢,家里怎么一股酒味?”木小幽不依不饶,上前抓着木清清的手晃了晃。

这一晃可不得了,木清清的脑子里又呈现出新的画面来,是楼下厨房的酒柜,伴随而来的,还有木小幽厌弃又愤怒的声音。

【妈的,明知道我酒精过敏,还敢让家里一股子酒味!是妈妈没把你教训好吗?】

木清清此刻盯着木小幽浅红色的唇,她的确没有动嘴唇,看来刚才的声音,的确是木小幽脑子里的想法了。可怕!

“爸爸早上吃的酒糟煮荷包蛋。”木清清见木小幽正要松手,她反而上前握住了木小幽的手。“瞧我,我忘了,妹妹你讨厌酒精的味道来着。”
02/18 17:01回复
★★★》》》后续更精彩,戳我去阅读《《《★★★
广妈APP看书不方便,建议复制链接到浏览器看哦~

如何找到我们?
1.搜【小说美文】圈子,也可以从广妈APP:【谈天】-【小说美文】找到我们,关注圈子,第一时间发现新上架小说

2.复制搜索VX号:91baby天天读好书(mmw91baby)在VX阅读,不定期发放福利,而且阅读更流畅哦

02/18 17:05回复
猜你喜欢

NO.653【第四届装修日记大赛】[米米的小家][家语+友赞]台式 ?北欧?我有我风格,安心冷静的家,等你来看!毕业照来袭~~~

NO.651【第四届装修日记大赛】(11.11更新)毕业了,入住秀家

NO.635【第四届装修日记大赛】(6月12日更新 毕业照来了多图慎入,哈哈哈 美果家 终极省钱大法装修历程-黄埔套内88方3房2厅

NO.610【第四届装修日记大赛】 携手家语友赞,打造美式混搭中国风~

NO.509【至上家居杯日记大赛】当当当当~毕业照第二波~乱七八糟的茶茶家

NO.500【至上家居杯日记大赛】心安即家,开贴记录我家漫漫装修路

热点推荐

全免费!广州50个一日游景点玩到明年

猪队友竟简单收服皮娃 用的这一招

注意!这些网站中介肆虐假房源遍布

人生没有如果 逝去的双亲无法回来

BB医保涨到366!门诊住院皆可报销

刚上大学的娃 忙到两天才回信息

搭船到香港机场 直达航站楼超方便!

广州人注意!港澳通行证续签有大变

周末国庆!长隆水上乐园低至68元

名创优品红黑榜!这8个超难用别买!

因争执大发脾气 妈妈先向孩子道歉

开发商占用土地 每位村民陪偿28万

广州又一旧村将蝶变 打造公园水乡街

查看更多热点 >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