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她离开女团转型当演员后,天天上热搜霸屏!

27656小说美文

“我的老婆被人求婚了,感觉自己头顶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什么都不说了,我要脱粉!”

“骗子!说好的从没谈过恋爱的纯白小天使人设哪去了?!”

“婚姻是明星路的坟墓,女神你为什么这么想不通啊?!”

“可能她们整个公司的人设都是假的!好气哦!不想去看她们的演唱会了!”

“退票!”

“退票!!!”

粉丝们在网上炸毛的事情没有影响还在美梦里徜徉的江芸蓁,直到一通电话吵醒了她。

“江芸蓁!你这个疯子,你要毁了自己我不管,但是你别忘了你还是队里的队长!”电话里传来充满愤怒的嘶吼,大有一种要把江芸蓁撕碎的架势。

毁了自己?

这话从哪说起?

江芸蓁在耳膜被轰炸后倏然睁开眼眸,瞳孔之中满是疑惑,睡意一扫而空。

“静姐,发生了什么事啊?”江芸蓁惴惴不安的问。

静姐那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再度响起,“发生什么事?你还问我?你自己做过什么你不知道吗?!半个小时内给我赶到公司来……唉,这一次你是生是死我也说不准。”

电话挂了,江芸蓁怀着忐忑的心情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赶在半个小时之内到公司,承受未知的灾难。

屋漏偏逢连夜雨,江芸蓁出门后,平时不堵车的路竟然意外出了交通事故!尽管江芸蓁拼了命的撒开腿跑,可到公司楼下时,静姐给的时间期限仅仅只剩下2分钟而已。

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还敢迟到的话,她的下场一定很难看!

穿着小白鞋的江芸蓁一路飞奔向电梯所在的方向。

“等,等一下!”赶了一路的江芸蓁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拼尽力气冲着即将关上的电梯门叫喊。

可惜电梯门并没有要打开的意思,两扇门眼看着就要合起来。

江芸蓁使上吃奶的力气跑到电梯门前,一把伸出手拦截住要关上的电梯门!

——这大概是她这么多年来跑得最快的一次。

“这位小姐,你这样的做法很危险的。”一个严肃的声音从电梯里徐徐响起,似是对江芸蓁的做法十分不赞同。

“知道危险,你还……”

你还不等我一下!江芸蓁是很想回嘴,可她真的没力气了。

就在她费力调息且抬起脑袋的那一刹那,忽然感觉电梯里的空气被人瞬间抽了个一干二净!

幸好刚刚没回嘴!不然……

江芸蓁果断而迅速的悻然地垂下脑袋,“对不起。”

面前这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江芸蓁不会陌生——这人是星幕集团总裁的亲儿子,现任执行副总,和她上头的Boss邓之栋是亲兄弟,两人在集团内部平起平坐,但和邓之栋那个笑里藏刀的暖光男神相比,邓景航可是出了名的冰雪男神!

就在刚刚,冰雪男神那双冷若寒潭的瞳眸只不过扫了她一眼,就足以冷得她那颗心发颤……

不过,邓景航一贯都是负责集团电影一条龙业务的,而她们公司负责的是造星,他今天怎么会来这里?

饶是生出了好奇心,江芸蓁也没本事多想。一会儿等着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呢。

电梯里静静的,平时升速惊人的电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让江芸蓁觉得出奇的慢。

咔哒,身边传来邓景航秘书弄出来的细微响动。

“副总,CX传媒主导的慈善募捐项目已经筹建完成,他们高层发来致谢信,我已经帮您处理了;昨晚,公司的一位练习生被曝出有男友且被求婚的消息。这批练习生最近正在准备出道事宜,有一定的曝光度,所以这件事引起了比较高的关注度。”秦凡一边滑动着手中的平板一边循例给邓景航汇报消息。

“那邓之栋该恼火了。前期宣传可投了不少钱。”邓景航面色不变的说道。

只想努力缩小存在感的江芸蓁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能感受上副总级别的日常,吓得她被口水微微呛到,轻咳了一下。

不过这件事情听起来怎么这般耳熟?江芸蓁一脸疑惑地拧紧眉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等下!这……这不是……
02/19 14:54
全部回帖
江芸蓁水亮亮的瞳眸逐渐瞪圆,小心翼翼的把视线投放在身旁的两人身上,想弄清楚其中的事情。

“谁?”而这时,邓景航低沉的嗓音终于响起。

“江芸蓁。”秦秘书也没太在意一旁的人,没有任何遮掩地把名字说出来。

在确切听到自己名字后,江芸蓁有些娇小的身躯往角落处更是躲闪一下,微微垂下头来用那如同瀑布般的柔顺黑发遮住自己的脸。

一下子江芸蓁大抵明白静姐为何早上发这么大的脾气了。

她昨晚的确很意外的被男友易辰在公众场合求婚了,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被求婚这件事居然成了这么大的新闻!!!

而且这件事情竟然惊动副总了……要是她在这里被认出来,场面应该会很尴尬吧。

‘叮——’电梯抵达楼层后发出的声音。

站在一旁的两人已经往电梯外面走出去,秦凡在刚刚出去后又停住步伐,用手按住电梯门的按钮,疑惑问道,“小姐,你去几楼?”

“34楼。”江芸蓁理直气壮。

一抬起头来,她的目光就径直落在邓景航脸上,正好他那双深邃眼眸也朝准她在的这个方向。

“这里就是34楼。”秦凡蹙着眉心提醒一句。

之后两人就转身离开。

江芸蓁回神,看了看电梯的LED屏,果然是34楼。

“蠢到家了……”江芸蓁着实忍不住默默地咕哝一声,然后快速迈动步伐赶向会议室的方向。

会议室的门是敞开的,静姐以及艺人总监李越辉都坐在位置上,只有这两个是她比较熟悉的,其余几人她都不太清楚是谁。

素来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江芸蓁在这时都忍不住有些紧张,微微地朝着众人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芸蓁,你应该知道这次叫你来是因为什么事吧?”坐在最中央的李总监双手抱臂凝视着她,语气里透着不悦的冰冷神色询问着。

“知道。”知晓无法逃避的江芸蓁轻微点头回应。

“那你又记不记得成为星幕练习生的首要条件是什么?”李总监平日里也挺看好江芸蓁的,可今天爆出这样的绯闻,等同于她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

惩罚在即,就连江芸蓁也知道今天难逃一劫。

“记得,练习生时期不能谈恋爱。”

“既然记得你还闹出这样的事情来?还不是简简单单的谈恋爱,还是被人求婚!”李总监怒而拍桌。

而此时会议室的另一边是一个偌大的办公室,两抹修长的身影对立站着,两副棱角分明的面孔有着相似之处,可气质却给人一种大相径庭的感觉。

“哥,你别冷着一张脸嘛,今天我叫你来可不是跟你黑着脸聊事情的。”邓之栋嘴角勾起一抹充满魅惑的弧度,冲着邓景航眨动着他迷人的桃花眼。

“有话直说。”邓景航永远都这么惜字如金。

早已习惯他这般冷漠的邓之栋轻微耸肩,甚是感慨地说道,“哥,你这么冷冰冰的样子,一点都不招人喜欢。”

旁边的秦凡真担心邓之栋的脑袋会被邓景航突然拧下来。

憋了这么半天,正事不说,光调戏邓景航?

真以为他哥冰雪男神的封号是凭空冒出来的?

果然,邓景航二话不说转身准备离开。

“诶,哥你别走啊,先等一下,我话都还没说完呢。”邓之栋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他的手臂挽留他。

下一秒他就接收到邓景航的冷冽目光,“放手。”

“OK,我放手,那你别走啊。”邓之栋厚着脸皮挽留住他。

“给你五分钟。”

邓之栋刚想说好,办公桌上的电话先响了。他接起来听了两句,随后就从一旁拿过遥控器来,对着墙壁的帘布按了一下。

垂下来的帘布开始徐徐往上卷起,原来这是一块单面镜,能够看得到隔壁会议室的情况,不过隔壁对此一无所知。

“哥,你先等等,我先想想怎么处理这个净给我添麻烦的小家伙。”邓之栋揉了揉额头,似乎很犯愁。

帘布拉起来后,邓景航就把隔壁会议室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同时也认出刚刚在电梯里碰上的女人。
02/19 15:04回复
正在此时,江芸蓁低着头,“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能挽回集团的损失吗?现在这件事情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利益受损,其他的团队也因为你受到损害,你觉得这是道歉就能解决的事情吗?”李总监完全不接受江芸蓁的道歉。

言辞之中的愤怒格外明显,最主要是他看见江芸蓁一直保持着淡定神色,一点也不惊慌失措。

这副模样的她给人一种不知错过的感觉,所以他的怒火才会从心底里窜起来。

“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说完,江芸蓁沉沉的吐了口气。

“说的轻松啊。芸蓁,你知道现在网络上骂你的人有多少吗?甚至Better下个月的演唱会门票都已经被大量退回来,你承担?你用什么来承担?”

“还有公司的形象利益受损,你知道你承担的话你至少需要赔偿多少吗?”李总监残酷补刀。

两人一左一右的夹攻几乎要把江芸蓁给逼到角落里。

“公司给我的惩罚结果是什么我都接受,至于经济上的利益,等他日我会偿还的。”江芸蓁依靠着骨子里的那一抹倔强挺直腰板回应。

倘若是别的练习生,怕是早已经被骂得抬不起头来,又或者是他们的话给吓得痛哭求饶。

毕竟没有哪个练习生能有这样的自信,觉得摊上这么一个绯闻还能平安无事的出道,还指望着日后能够大红大紫来偿还今天的损失。

在场的人听到她这话时都朝她的方向投向诧异的目光,大抵是对她产生好奇。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就连一旁办公室里的邓景航那眼眸之中也掠过一丝讶异,这个女人好像……蠢得有点特别。

“哥,怎么样?是不是发现我训练出来的小家伙挺有个性的?”邓之栋也承认江芸蓁的特别,可他最想要知道的还是邓景航此时此刻的想法。

邓景航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后又把视线放回单面镜的方向,盯着那抹单薄却挺直腰板的身影。

静姐终究对江芸蓁还是有一些偏心的,认为她是一个好苗子,不仅仅天资过人并且又努力,平日里的性格也是挺好的,就是有些太倔强不懂得圆滑。

可这些在日后都能被磨平的,慢慢的她就懂得怎么去做人,这问题不大。

“李总监,我觉得先雪藏她一段时间吧,等风声过了,再重新筹划出道的事情。”静姐提议道。

“但是不杀鸡儆猴,你就不怕其他的练习生也造反?”李总监质疑。

静姐叹口气:“我会给他们做好思想工作的。”

换句话说,日后要是再出现这种事情,那么公司高层就必定会先找静姐麻烦。

最终得到承诺的李总监也没再说啥,其余的人仿佛只是来看热闹而已,热闹看够便也散去。

会议室里最后走的就是江芸蓁和静姐,气氛有点沉默。

“静姐,对不起,谢谢……”到头来,江芸蓁才发现能说的话十分苍白无力。

“不用,只希望你日后做事能顾及后果。”静姐声音还是冷冷的,显然还是在气头上,扔下这一句话后就转身离开。

只留下江芸蓁独自一人虚脱地坐在椅子上,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并没有什么崩溃的表现。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墙的另一边,有三双眼睛一直盯着这一切。

眼看着会议室里就剩下江芸蓁独自一人,邓之栋收回视线,看向邓景航。

“换了是你,你怎么处理她?”

“你都已经派人做出决定了,还来问我干什么。”邓景航的语气十分淡漠,“说正事。”

“怎么看了好看的小姑娘你也还是这副表情啊。”邓之栋连连咋舌,还摇摇头,用无药可救的眼神打量邓景航。

有时候他真的很想知道这颗被人人赞誉的高智商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这二三十年来,他都没能达到对他了如指掌的程度。

“走了。”

“行了行了!”邓之栋收起调戏邓景航的心思,换上正经神色,“哥,是这样的,我看中你的电影资源了。女团这边光靠一般的演出还不够有曝光度,而我刚知道,你的新电影打算物色个新面孔来演女配角,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是不是应该从我这帮练习生小家伙里挑一个走?”

邓之栋走回到办公桌前,拿起一份文件向邓景航解释着此次来意。可他大抵没有想到邓景航的目光焦点一直落在单面镜的方向。

隔壁会议室已经空无一人,不知江芸蓁什么时候离开那里了。

那不带一丝温度的目光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扫一圈后便收了回来,一切都表现得十分平静,以至于没有惹起邓之栋的注意。

“你觉得怎样?”直至邓之栋把话说完询问他的意思时才把目光落回到邓景航身上。

“嗯。”完全能一心二用的邓景航也着实把他的计划给听在耳中,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便点头应允。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邓之栋对他的爽快程度表示怀疑。

“那我考虑一下。”邓景航顺从着他的意思改口回应着,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立即就令邓之栋把嘴巴给闭上,他那灵活的手指在薄唇位置做了一个拉链闭嘴的动作,在这种事情他要是硬碰硬的话只会落得十分不理想的下场。

见状,邓景航大抵对他这识趣感到满意,最终也没说些什么,直接站起身来离开。

邓之栋盯着他离开的背影,默默地瞥了瞥嘴角。

怕了,服了。

他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啊。

——

星幕顶楼。

表面虽然没表现出什么难过受打击神色,但江芸蓁并非不难受不委屈。

本来她的路一直都挺顺利的,在近段时间里很有可能可以出道的,却没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被雪藏——她非常清楚被雪藏的话就很难翻身。

心情郁郁的江芸蓁想找人倾诉,可是家人不支持她追求星梦,队友们这时候肯定也对她心生怨怼……举目四望才发现能听自己倾诉的人并没有几个,好像……只剩一个易辰。

还好。

好在还有他。也不至于太孤独。

正在这个时候,江芸蓁的电话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易辰’的名字。

“芸蓁,你没事吧?我刚看了网上的新闻……”易辰小心翼翼的声音徐徐传出来,像是在斟酌着些什么。

江芸蓁抿唇,没有立马回答。

被雪藏的事情她不知该怎么跟易辰说,而且易辰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对她的担忧,一下子让她感觉到心里流淌过一股温暖。

没等江芸蓁斟酌好言辞,那边易辰的声音又缓缓传来,“芸蓁,有一件事我没跟你说,对不起。”

“嗯?”突然的道歉扰乱了江芸蓁的斟酌,她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

果不其然,伴随她那不安情绪的是易辰一番坦白,“其实……昨天晚上只是一出戏而已,因为我朋友刚投资了WILL珠宝公司,想要提高知名度,所以就拜托我演这一出戏,但是我没想到网上的反应会这么大的,对不起……”

一出戏?

一出戏?!!

这一刻江芸蓁只觉得脑子里像是有一个炸弹轰炸开来,一切都轰炸成粉末,只留下一片空白。
02/19 15:05回复
沉默几秒后,震惊得手都有些颤抖的江芸蓁还在竭力压制声线的起伏,一字一句地从口中发出追问来,“易辰,你利用我?”

“额,嗯,芸蓁对不起,是我不好,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的,公司那边没说什么吧?”从一开始就坦白的易辰也否认不了,支支吾吾过后便道歉承认。

停顿两秒过后,易辰声音再一次响起,“还有那枚钻石戒指,也是要还回去的。”

易辰在说最后那句话时显得很没底气,毕竟是亲自送出去并且为她戴上的戒指,现在再要回来显得有些尴尬难堪,可他也没能力买起那枚戒指。

这一刻,江芸蓁总算知道心里拔凉是什么感觉了。

“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徐徐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的江芸蓁冷嘲一声开口道,甚至她觉得自己已经丧失语言表达组织能力了。

该愤怒吗?还是要开口破骂一顿?为了这么一个宣传把她给毁掉,而她居然还被感动到,还认为身边有这么个男人是幸事?

他是傻子吗?!

不!她是傻子!

易辰听得出江芸蓁语气有些不对劲,立即就开始边哄边道歉,“芸蓁,对不起,我也是想帮一下朋友……但是我对你的感情绝对不是假的,以后我再重新跟你求一次婚好不好,一定比昨晚郑重浪漫的。”

“不用了。真谢谢你了。”江芸蓁冷冷道,“你这么自私自利,还是离我远点好。我可不想以后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今天她差点就被赶出星幕,若是真的被赶出去的话日后的路一定会十分艰难,这些易辰都没有为她考虑过。

易辰一听就不乐意了,“什么叫我自私?我都是为了日后我们能过上好日子而努力赚钱而已,还有你就当帮帮我也不行吗?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吗?”

“你够了!你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演这一出戏,并且偷拍这些照片放上网上,还可以这么理所当然的吗?”江芸蓁有些难以置信,一字一句地反问着他。

这番话直接堵住易辰的嘴,在这件事情上自然他处于理亏位置,况且他还想挽留江芸蓁,自然不能再硬着头皮吵下去。

易辰思索过后便放软态度,“芸蓁,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好吗?”

在他所说的话中更多的还是有些无奈,像是只是在哄着她,只想着安抚她的情绪,丝毫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感受到一丝歉疚。

失望在江芸蓁心中蔓延开来,甚至她下一秒脱口而出决绝的话,“戒指我会寄回给你,以后你别找我了。”

“芸蓁,你什么意思!?”易辰听出她的意思,立即反问。

“易辰,我们分手吧,我现在才发现我完全不了解你,我认识的易辰不是这样的。”江芸蓁一旦做了决定就十分果断,丝毫不拖泥带水地承认。

两年来,她一直很珍惜他们之间的感情,直至昨晚时她还觉得十分幸福,只是没想到现实这么快就打了她的脸。

“芸蓁,宝贝儿,你冷静一点,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分手?我们……”易辰仍旧依依不饶,大有一种非要江芸蓁回心转意的架势。

只可惜这一次江芸蓁的心是真的被他伤透了,没等他把她挽留住就挂掉电话,并且把他的电话号码设置为阻止该号码来电。

把手机屏幕锁上后,江芸蓁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去的感觉,要说她不难受就是假的,可她终究没有狼嚎大哭,只是眼角不知不觉溢出晶莹泪滴来。

本来她是想在易辰这里倾诉委屈的,却没想到听到的竟是这些。

失神的江芸蓁不知在顶楼待了多久,直至天空阴暗下来,丝丝细雨打落在她脸上时才让她回过神来,她赶紧擦干脸上泪水和雨水混合的液体,接着回到楼下。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去哪,除了回家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

“江芸蓁,你等一下。”就在江芸蓁准备离开公司的时候,背后一声叫唤硬是制止住她的脚步。

“有事?”江芸蓁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女生站在身后不远处,应该也是星幕的练习生。

被反问的那个女生微微闪躲眼神,似乎不太敢跟江芸蓁的目光对视,支支吾吾地回答着,“有人找你。”

一头雾水的江芸蓁疑惑地反问着,“谁找我?”

“就是有人找你啊!你跟我来就是了,我带你去见她。”那女生也被她问的更是有些慌张,甚至都有些着急地回应着,听着像是有些不耐烦。

江芸蓁觉得她怪怪的,可还是决定跟着她走。

直觉告诉她,等着她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还有什么能比男朋友的欺骗利用更打击人的?

此刻的江芸蓁无所畏惧。

两人一前一后往着公司隔壁那栋称为‘潘多拉’的练习室专用楼走去,江芸蓁对这个地方自然也不陌生。

几分钟后她们来到一个偌大的练习室面前时,江芸蓁大概知道她被带过来见谁了,这可是女团‘Better’的专用练习室。

“凌姐,人带过来了。”带路的女生一把把门推开,冲着里面的其中一个女的喊道。

那女的就是当红女团‘Better’的队长——萧凌。

萧凌听到声音后也看向这边,双手抱臂且露出一副高傲的姿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02/19 15:07回复
“萧凌?”一看清那张脸,江芸蓁便疑惑地喊出她的名字。

可面前的人仍旧保持原来的姿态注视着她,并没有要解释说明情况的意思。

‘吱——’这时,练习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江芸蓁跟随着声音下意识看过去,入眼的都是一些比较眼熟的人,已经出道的女团成员还有跟她一样是练习生身份的女生,一群人看起来有些浩浩荡荡的感觉。

她们……想干什么?

“凌姐……”走进来的一群女生都齐刷刷跟萧凌打招呼,选择性忽略掉江芸蓁。更甚者有几个在路过江芸蓁的时候还故意用肩膀撞她,猝不及防的江芸蓁被撞得有些踉跄,并且还接收到冷嘲的眼神,以及不屑的冷哼。

一个接着一个地走到萧凌身后,就连带着江芸蓁过来的那人也凑过去,完全把江芸蓁孤立起来。

“既然人都来了,那这笔账也该好好算算了。”萧凌站在最前面,边靠近江芸蓁边说道。

江芸蓁沉默的站着,没有前进也不曾后退。

萧凌的脚步在距离她只有半米的时候才停下来,眼色变得凌厉起来,声音里更是对她的不屑,“江芸蓁,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那点能力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吧?居然敢违反公司规矩谈恋爱,还被求婚?”

“这些是我的事,不劳你惦记。”江芸蓁的目光渐渐冷了下去。

忽然,一阵脚步声从萧凌身后那堆女人中响起,高跟鞋和地面碰撞的声音惹得别人注意。

走向前来的是尤婉茗,也是练习生中的佼佼者,平时没少跟江芸蓁过不去。

“你以为我们想去掺和你这破事?只不过你害得‘Better’形象也跟着受损,现在有大量的粉丝要求退演唱会的门票,你以为你不用付出代价吗?”尤婉茗态度也十分嚣张,大有给江芸蓁列罪状的味道,“我说你再怎么耐不住寂寞需要男人,也看看时间啊。”

尤婉茗的不爽情绪从很早就开始了。

在这群练习生中,她也是一个佼佼者,可永远都被江芸蓁给压着,无论怎么努力都好像还是跟她差一截……这种感觉早已让尤婉茗满心怨怼,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让她出气,她自然不会错过。

这就是墙倒众人推?

江芸蓁轻蔑的笑了笑,没有接尤婉茗递过来的话。

尤婉茗是怎么也没想到江芸蓁到这时候了还能站得稳,于是又补刀子讽刺一句:“没想到你江芸蓁就是这种人啊,拖累队员还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我本来不知道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努力但总是比别人差一截,现在我算是知道了——尤婉茗,心思要放在正道上,成天背后搞小动作是成不了气候的。”江芸蓁点明道。

“你!”尤婉茗生气地跺了一下脚,便又悻然地看了看一旁的萧凌眼色。

毕竟江芸蓁再怎么样也是她们练习生A队的队长,她也就只能过过嘴瘾说几句而已。

尤婉茗一看过去就接收到萧凌那凌厉的暗示眼神,她犹豫两秒,随后便向前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江芸蓁的脸甩了一巴掌。

“啪!”

清脆的声音在有些沉默的空气里炸响。

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随即响起,有一些练习生只是来凑热闹的,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动手了!

而且还是尤婉茗打江芸蓁!

真是……虽说有些矛盾大家背地里真的议论过,可真的爆发了,还是忍不住觉得有点刺激。

江芸蓁只觉得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整张脸都侧向一旁,纤手下意识地捂住已经迅速红肿的脸庞,可见尤婉茗下手有多重。

“你们在干什么?”就在气氛有些沉默怪异之时,一声带着愤怒不悦的质问冲撞进来。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有几个人站在练习室的门口观看着这一切。

那蕴含着愤怒的声音吸引着所有人的视线,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门口,一眼就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邓景航和邓之栋两人,身后还有几个管理艺人的高管。

“副总……”练习室里的人没有不认识这两个执行副总的,立即都乖乖地打招呼。

“我问——你们在干嘛?”邓之栋再一次开口。

那双桃花眼没有平日的嬉笑,整张脸都冷沉下来直逼着刚才动手的尤婉茗,似是要她给出一个答案来。

尤婉茗被邓之栋那气势给震慑住,方才那嚣张气焰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垂下脑袋来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约莫两秒钟后才听到她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刚刚芸蓁对萧凌前辈出言不逊,说她已经过气什么的,我一时之间气不过就……”

后面的话她没有清楚地说出来,可这种吞吞吐吐的说话方式更让人误会,误以为江芸蓁怎么了萧凌。

“尤婉茗,你少在那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江芸蓁当场被气笑。

“怎么?你自己做的事情都没胆子承认吗?这里的人可是都可以作证的。”尤婉茗也不知哪来的底气,甚至还表明有证人证明。

子虚乌有的事情还有证人?不用想江芸蓁都知道她所谓的证人就是萧凌身后的那些人,于是她的视线下一秒就落在她们的身上。

大抵是因为有邓景航和邓之栋在现场,在背后的那些人也不敢太过放肆,不敢走出来睁着眼睛说瞎话。

“证人呢?”江芸蓁捉住机会反问她。

背后的沉默令尤婉茗有些愤恨不满,微微侧过脑袋瞪了她们一眼,心中禁不住咒骂着真是一堆愚蠢的人,明明只要她们一致对外,这罪就给江芸蓁定下来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默诡异起来,聪明的人都看得出尤婉茗在针对江芸蓁。

“你每天费尽心思培养的就是这些人?这是为剧组的后宫争斗戏培养素材?未免恶俗了点。”打破沉默气氛的是一把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其中带着嘲讽之意。

邓景航嘲讽完邓之栋后,棱角分明的俊脸并没有神色变化,只是那双深不可测的瞳眸里满是睥睨,气场一下子就张扬开来。
02/19 15:08回复
门外站着快递员,江芸蓁摸了摸无名指上的钻戒,沉默两秒后便把它给摘下来装进一个小盒子里,接过快递单填上地址,准备把它寄回给易辰。

钻戒?

这一幕都落在秦凡眼中,引起了他的好奇与猜测。

这应该是昨晚她被求婚的戒指吧?

完成这些后,江芸蓁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道,“秦秘书,可以走了。”

秦凡一直忍着没问,后来在去往剧组的路上,他终究还是没按住好奇心。

“刚刚寄的戒指是昨晚的求婚戒指?”

“嗯……不过都是假的,昨晚只是一场戏而已,他跟我说是为了帮朋友宣传钻戒而做的一场秀。是不是挺搞笑的?”江芸蓁说完自己先笑了。

她没有眼红,也没有哽咽,内心的苍凉却让旁人一目了然。

居然是这样。

约莫半个多小时,秦凡把她送到影视基地里,已经准备开拍的剧组都待在那里,接下来的时间江芸蓁也要在这里待着,直到她的戏份杀青。

“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如果有拍摄问题的话找导演,其他问题可以找我。”秦凡带着她到住处,并嘱咐两句。

“好,谢谢秦秘书。”

解决完江芸蓁的事情后,秦凡就开车往公司方向离去。

一个小时后,邓景航办公室。

秦凡把接江芸蓁去剧组的所有经过都给邓景航汇报一遍,包括她把那枚戒指给寄走的事情。

一直垂着脑袋浏览文件的邓景航,在听到秦凡说起戒指的事情时,有些讶异地抬起脑袋,瞳孔里流溢出旁人难以察觉的讶异好奇。

“寄走了戒指?”

“是的,好像是寄回给她男朋友了。”秦凡点头回应。

邓景航淡淡地点了点头。

汇报完江芸蓁的事情后,秦凡准备出去,然而又忽然被邓景航叫住,“在拍摄期间留意她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情况就汇报给我。”

秦凡愣了愣,但还是很快应道:“是,总裁。”

今天总裁怎么有些怪怪的?竟然要留意江芸蓁的一举一动。是不放心她,还是看重她?

夜色渐深的影视基地传来一丝凉意,拍摄的时间十分紧凑,中午她才被送过来就被告知晚上要开始第一场拍摄,要做好准备。

最重要的是,因为剧本印少了不够用,只能晚上到了拍摄场地的时候才给她剧本。

“这是剧本,待会拍摄第三个镜头的时候就轮到你了,赶紧看看背下台词,是第十一场第二幕那里。”一个场务在第一个镜头准备拍摄的时候总算给江芸蓁拿来剧本,潦潦草草地交代这么一句。

有些稀里糊涂的江芸蓁愣愣地拿着手中厚厚的剧本,她还没有任何准备!第三个镜头就要她上场了?

江芸蓁本还想跟场务说一下情况的,陡然听见导演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

“第一个镜头准备,全场安静!action!”

被迫无奈的她只能默默地把张开的粉唇给合上,场务也没有管她,只留下江芸蓁独自一人在原地,最终她找了个角落抓紧时间背台词。

当江芸蓁打开剧本的那一瞬间,她再一次傻眼。

她只是一个女三号而已,戏份不怎么多,台词也挺好背的。但她这个人设——这是嚣张跋扈的傻白甜千金大小姐。

首先,这种角色的塑造,和江芸蓁本人的性格大相径庭,算得上是她这个纯新人进组之后的第一个大考验。

江芸蓁往下浏览,本就澄亮的大眼睛开始逐渐瞪圆,这下子的冲击来得更是大。

剧本的第十一场戏第二幕,上面写着的是女三因为嫉妒狠狠地甩了女主一巴掌,并且还用难听的字眼进行讽刺咒骂,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她记得女一是星幕传媒的一姐,黎彤悦。

那个一直被她当成榜样的一姐黎彤悦,让她甩她一个耳光?

那是活在神坛的人,她要怎么下手!

不过这种应该是假打的吧?

慌了神的江芸蓁在心中暗暗安抚自己。

“ok,五分钟后拍摄第二个镜头。”在江芸蓁慌乱失神之际,导演又说话了——显然第一个镜头拍摄的挺顺利的。

一听到这话,压迫感铺天盖地地涌向江芸蓁,不知不觉她的额头上已经溢出一些冷汗来,可她还是握紧拳头碎碎念地背着台词。

每一句台词她都恨不得直接刻在脑袋里,值得庆幸的是她记忆力一直都挺好的。

于江芸蓁而言,最大的难点是能否把握住这个人设,以及接下来跟黎彤悦对戏。

作为一个新人,新到还没出道就来演电影的新人来说,能第一场戏就跟黎彤悦一起演简直就是一个无比庆幸的机会,她除了慌乱之外,也有些兴奋。

只是最要命的还是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准备,要是中午的时候就能拿到剧本她还能练习一下,可现在一旦饰演就是呈现在镜头面前了。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那对于江芸蓁来说犹如是噩耗的导演声音徐徐响起,“第二条准备,action!”

“江小姐是吗?麻烦过去检查一下妆发,待会轮到你拍摄了。”另外一个场务找到江芸蓁,详细解释着。

“好……”十分没有底气的江芸蓁低声应一句。

五分钟后,第三个镜头真正开始拍摄,所有的演员也在自己的站位上。

“action!”导演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摄影场地。

摄影场地都十分安静,江芸蓁的心跳速度一直很快,只因她感受到周围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看,而站在她面前的黎彤悦气场也很大。

就这么站在一起,一句台词都还没说,都能感受得到两人之间的差距。

“cut!新来的,你干嘛呢?成石头了吗?!”导演的声音依旧洪亮的很。

总算回过神来的江芸蓁才发现刚刚自己走神了,没有接黎彤悦的台词,所以今天第一次NG就落在了她身上,她只能满是不好意思地道歉一句,“对不起。”

到底只是第一次,导演也不好说什么,况且中午的时候秦凡可是亲自带她过来并且介绍给他认识的。

“再来。”

NG这种事情发生在新人身上还是挺正常的,大家显然都做了这个心理准备。导演也没说什么,喊大家准备重拍。

集中精神的江芸蓁总算是对上台词,拼尽她所有的力气去诠释这个角色,把她给表达出来。

一连串下来都是挺顺利的,唯独终于来到她甩黎彤悦一巴掌的场景,她按照猜想那样做做样子故作甩她一个耳光。

可怎知,黎彤悦完全没有要顺着把脑袋偏到一旁的意思,结果就是挨了这不轻不重的一巴掌。

打到了!

正儿八经的打到了!

打完后,江芸蓁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与此同时听见导演喊‘Cut’。
……

★★★》》》后续更精彩,戳我去阅读《《《★★★
广妈APP看书不方便,建议复制链接到浏览器看哦~

如何找到我们?
1.搜【小说美文】圈子,也可以从广妈APP:【谈天】-【小说美文】找到我们,关注圈子,第一时间发现新上架小说

2.复制搜索VX号:91baby天天读好书(mmw91baby)在VX阅读,不定期发放福利,而且阅读更流畅哦

02/19 15:28回复
猜你喜欢

NO.652【第四届装修日记大赛】[卜筑因自然] 60方二手房清淡小居改造记

NO.546【第四届装修日记大赛】老屋新改——小房子也有追求与老房子的妥协……

NO.513【装修日记大赛】一个女生在装修路上的艰难摸索——日式Muji风

*~海珠区妇幼顺产分享及产后瘦身记

珠江新城妇幼顺产及产后经验分享

超预产期宝宝无比顺利降生记,怀孕坐月育儿后续更新

热点推荐

全免费!广州50个一日游景点玩到明年

猪队友竟简单收服皮娃 用的这一招

注意!这些网站中介肆虐假房源遍布

人生没有如果 逝去的双亲无法回来

BB医保涨到366!门诊住院皆可报销

刚上大学的娃 忙到两天才回信息

搭船到香港机场 直达航站楼超方便!

广州人注意!港澳通行证续签有大变

周末国庆!长隆水上乐园低至68元

名创优品红黑榜!这8个超难用别买!

因争执大发脾气 妈妈先向孩子道歉

开发商占用土地 每位村民陪偿28万

广州又一旧村将蝶变 打造公园水乡街

查看更多热点 >

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