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详情

顺转剖——我的生产经历

3212184怀孕妈妈

215 日,早上醒来,发现有褐色分泌物,心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立刻弄醒老公,和他说万一我羊水突然破了,要带哪些东西去医院。说完一通,老公说要带什么,我没记住,你再说一遍 。我只好又重新说了一遍。整个上午再也没有进一步的反应,我紧张的上Q问生过的前辈,见红了怎么办,都说要等有规律的阵痛才需要去医院。网上还有说见红了一星期才生的,好吧……下午和老公坐车到东山买菜,经过花档的时候,我想到今年应该没机会行花街了,特意到花档门前看了一会,就当是行花街了吧。


2
16日,凌晨两点,我被轻微的肚痛痛醒,上厕所一看,唉啊,出现鲜红的血了。好紧张,我记得之前网上说过阵痛变到有规律的5-6分钟一次,每次持续1分钟左右才需要去医院。于是,我静静的等待着更加剧烈的阵痛的来临。过了一个小时,疼痛更加剧烈,更加持久了,我让老公帮我计时,符合去医院的情况了,于是在凌晨四点带上东西打车去医院。在等的士的路上,我发现原来有规律的疼痛好像又不怎么痛了……等了好一会才拦到的士,走到急诊室门口,没有人。按铃了才有护士走出来,我说我阵痛了。护士说你坐下来给你量血压,我说不用,站着就行。我把基本情况说了一下,然后让我去内检。传说中的内检啊,果然很黄很暴力 。医生说宫口没开,你回去吧,肚子再痛一点再过来。门口的护士看到我被撵回来了,说你看起来那么轻松,都不像要生的样子 。说也奇怪,这时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疼痛了。凌晨的珠江新城,真难打车啊。打上了车,老公说他肚子饿了,让司机绕一下路去7-11买吃的。于是我们开玩笑说,其实我们不是去医院的,我们是趁机出来买早餐的。 回家以后该睡的睡,该吃的吃。到了下午,还是只有很轻微的疼痛。我实在是着急,就在79楼的楼梯之前来回的爬了好几次。六点多吃晚饭的时候,又开始感觉痛了,一阵阵的袭来,咽不下饭。由于之前有被医生赶回来的经历,我们决定这次要更痛点再去医院。晚上十点,感觉实在是太痛了,叫上老公,又奔向医院。这时心里只有一个希望,医院你就收了我吧。这次,走去打的路上更加艰难了,疼痛袭来的时候,全身发软,我只能紧紧靠在老公身上。到了医院,刚下车,又一阵疼痛袭来,我握住栏杆站着不动,门口的保安关切的问要不要轮椅,我想着多走一会容易生一些,就果断的拒绝了。这回急诊室的护士看到我苦着脸走进来,没有再让我慢慢的测体重,量血压和体温,而是直接把我喊去内检。宫口还是没有开,医生让交钱做胎监。老公去交钱,我坐在椅子上等待。疼痛一阵阵的袭来,我一次次的深呼吸。护士让我去做胎监,刚好疼痛袭来,我苦着脸,护士说等宫缩过了就过来吧。胎监做完,医生看完结果,给我开了入院单。老公去交钱了,我坐在急诊室门口等着。过了一会,来了一位阿姨,要把我带走。老公还没有回来,我所有东西以及手机都在他身上,我问可不可以等我老公回来再一起走,阿姨说不行。我一边忍着疼痛,一边回头,终于在快要坐电梯时见到了老公。

上到住院部,第一件事又叫我做内检,我说刚检了,没开 ,医生说还是要做一下,唉……结果还是没有开,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刚好宫缩,我痛的握住推车,被护士教训了一顿。接着被领到一个医生处,问了我无数问题,这些问题几乎全部都是病历上已经清楚注明的,好吧,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忍住火气回答。最后医生让我耐心等,我说我现在已经一分钟痛一次了,这样还不行吗。医生冷漠的说,你这个痛的强度还不够。顿时,陷入了绝望。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8号床,7号床已经入住了一个孕妇,这时,已经是17号凌晨快一点了。

护士每隔一段时间来测一下胎心。宫缩越来越痛,深呼吸已经没有用了,我紧紧的握住老公的双手。凌晨两点多,护士说宫口开了半指了,眼泪哇哇的掉下来,终于进展了。怀着对生产的美好期望,我忍着疼痛站起来,因为站起来宫口开得更快。可是,真是很痛啊,即使老公扶着,整个人也站不稳,又只好回到床上。凌晨四点多,我实在痛的不行了,便叫护士过来检查,结果还是半指。痛了这么久,那么痛,一点进展也没有,整个人都绝望了。疼痛继续袭来,我需要让老公弯下腰来让我搂住脖子才稍有缓解,再后来,什么方法都不管用了。站着不行,坐着不行,仰着不行,左侧不行,右侧不行……虽然知道不能大哭,会费掉很多力气。可是,在隔壁床的呼噜声以及疼痛的折腾下,每一次宫缩,我开始大喊大叫。我真怕隔壁床赶我出去,毕竟人家也是待产,也难受,还好没有。 只是我的哭声很快引来了护士,“你哭什么哭,大家都痛,有谁像你这样哭,哭有用吗,安静!”,好吧,值夜班的姑娘果然比较暴躁。不能哭了,我只能掐自己的手,咬自己的手。什么方法都没有用了,我又痛,又困,又累,又饿,又紧张,又惶恐,又绝望。我和老公说,我受不了,快让医生安排剖腹产。老公出去咨询了一下,得知最快要8点才有医生上班。总算有了一点盼头,熬到8点就解放了。既然决定了剖腹产,那让疼痛一边去吧,我开始睡觉。那时宫缩已经频繁到一分钟一次了,我每次只能睡十几秒,就被痛醒。对了,期间我还是忍不住大叫了几次。

  天亮了,隔壁床的男给他老婆带回来了可口的早餐,两人吃的有滋有味。我由于阵痛太厉害,不敢让老公离开半步。闻着早餐的香味,我更难过了,只能默默的咽口水。终于熬到八点,门外的声音开始多起来,护士开始让家属离场了。那个凶巴巴的护士走进来,让隔壁陪床的男生出去。她再走进来,看着可怜兮兮的我,和老公说你就留下吧。还和老公说,她腰很酸,你可以帮她按摩缓解一下。老公开始给我按摩腰椎,还真有点效果。可是阵痛也越来越强烈了,一整夜没睡被我折腾的老公,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很累很累,已经快撑不住帮我按摩了,我很想说要不你休息一下,可是稍微一停,我就觉得天崩地裂般的难受。医生一个一个的查房,轮到我了,我崩溃的大哭,我很痛,我要剖腹产。医生握住我的手,温柔的和我说,不要哭,不要叫,深呼吸,跟我一起来。顿时觉得这个医生给我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我哭着说,我要剖腹产。医生说别急,我先帮你内检一下。检查完毕,这时开了一指了。医生说,你看,有进展了,这是很好的势头,你慢慢调整呼吸,等到开二指打无痛就解放了。想到快熬到开二指,顺产宝宝身体更好,我决定再坚持。大约是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躺在床上大叫。温柔的医生又来了,叫我深呼吸,然后她们给我做胎监,我无助的说,医生,我可以握住你的手吗。医生说,你可以的,记住深呼吸就可以。我说忍不住,医生说可以握住老公的手。我说,医生,那我可以咬他吗   。医生说,你咬他干嘛,你深呼吸就好啦。这时任老公方法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我痛的死来活去。医生看这形势,就让我去照B超,准备做下一步的安排。我坐上轮椅,被推去做B超。外面很多人,我也不好意思大哭了,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推轮椅的阿姨给我安排了加急,很多来做产检的准妈妈盯着一脸憔悴的我。我坐在1号房的门口,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拉码泽的老师说过,一定要盯住一点看,否则更痛,于是我死死的盯着头上的灯。由于一夜没睡,确实是太困,我盯着盯着,差点睡着,很快又被痛醒。这是真正的度秒如年啊。终于终于等到我了,我好想问医生宝宝的性别,到这时医生应该肯告诉我了。最后还是没有问,心想已经等了十个月了,不如再等多一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医生拿着探头在我肚子上动来动去,阵痛一阵阵的袭来,我好想在B超室放声大哭,又担心吓坏医生,只是轻轻的叫了几声。后面的等待又是漫长的,等电梯回去,等医生来。老公去找医生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感到深深的无助。老公回来了,说找不到医生。我绝望了,放声大哭。果然有效,一大群人朝我冲了过来。温柔的医生又出现了,我稍稍感到轻松。这时开到一指半了,好像有点破水了。这时我听到隔壁床的已经开了两指了,一想到人家晚上睡香香,早餐吃饱饱,竟然开到两指了,我更加难过了。医生看我好像撑不住了,决定帮我破水。砰的一声,一股暖流流出来。突然医生变的紧张起来,对旁边的实习生说,看,这是很少见的羊水二级。又砰的一声,又一股暖流流出。情况似乎不是很好,医生让家属赶紧签字手术。我想到痛了这么久,我和医生说我想顺产。医生说你真逗,鼓励你顺产的时候你想剖,现在让你剖你倒想顺啦。我问医生顺产可不可以,医生说可以尝试一下。于是我被推进了产房。阵痛越来越厉害了,我抓住另一医生的手,没想到再也没有得到春天般的温暖,反而是无情的说你把我抓伤了,谁帮你接生,放手。医生让我坐推车爬到产床,我已经痛的浑身发软了,我说我爬不过去。在冷酷的眼神中,我趁着阵痛几秒的间隙赶紧挪了过去。我哭着说,我要打无痛。医生说你这样的情况还打无痛,赶紧生。感觉像杀鸡时掏内脏一样,医生的手在捣来捣去。这时跑进来一男的,医生问你干嘛,他说来陪产的。医生说哪位产妇,你不要乱进来啊 。开了4指,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突然医生变得紧张起来,两个人讨论着,又打电话给另外一个医生讨论。胎心变慢,胎儿缺氧,要立刻安排剖腹产。靠近过年,很多医生只上半天假,手术已经排满。可能是我的情况有点严重,几轮电话后,我的手术被安排在了15分钟后。接着医生塞给我一张纸,让我签名,我痛的不行,我说写不了字,让老公签不行吗。医生说老公要签,你也要签。然后我就鬼画符一样画了几笔。医生又让我爬上推车,唉,究竟要爬几次啊 。这个时候,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进行分解,好艰难的爬到旁边的推车上。

   我被推了下楼,穿过了一扇又一扇的大门,护士把我停在一个过道口,然后就消失了……阵痛继续袭来,深呼吸再深呼吸,等了一会,竟然还没有人出现。我痛的大叫,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个人,让我再等等。等啊等,终于把我推进了一个手术室,手术室里面大概有七八个人,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的气氛非常的轻松,他们有说有笑的。医生又叫我爬上手术台,这回更费力了,动作分解了很多次,还停留在推车上。一护士急了,用力推我。刚好阵痛,我惨叫了一声,护士紧张的说怎么了,我说我宫缩。大约是我大叫吓坏了她,护士变的很凶,让我像煮熟了的虾一样弓着腰让她的麻醉。阵痛越来越强烈,每次都痛的发抖发麻,护士很凶的让我不要动,说要是打错了神经,会瘫痪什么什么的。我虽然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那那时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了,一阵阵的发抖。旁边的男医生, 应该就是主刀医生,看到这情形,默默的用手按住我发抖的双腿。背部的针扎好了,另一护士站在我头顶方向,告诉我开始注射麻药了。可是我仍然感觉到阵痛,天啊,难道剖腹产就要在这样痛疼的情况下进行。打了麻药就不会感觉到宫缩了吗,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这时的我只是关心痛疼什么时候时候可以结束。护士看到我还有阵痛,帮我开大了麻药。其他人拿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到天花板。男医生准备要动刀了,头顶的护士说你不试一下她的麻药起效了没有啊。男医生说那我刀先划一下,护士说不要吧,然后男医生用镊子夹了一下我的肚皮。啊,好痛,我痛的尖叫。妈啊,麻药就这效果啊,要是护士没有提醒就这样剖了我…………看我痛感还很强,护士又帮我加大了麻药。男医生等不及了,和我说要赶紧动刀了,要不胎儿会窘迫。话音未落,我感觉到肚皮被划开了。我赶紧大叫,可是我还是感觉很痛啊,头顶的护士拿氧气罩罩住我的鼻子,和我说不要说话。我感觉到啪的一下,一股暖流冲出来,流到我的头部。旁边的人说,不好,血都流到头这边来了。接着,我看到一个模糊影子,挥动着双手,发出着沉沉的嘎嘎的声音。宝宝放在离我约3米远的护理台进行护理,过了一会,发出了响亮的哭声。我的眼睛一直斜斜的看着我的宝宝,脑海一遍一遍的浮现出电视中医生第一时间和产妇说,恭喜你生了**。可是,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好想问医生,医生我是生了男宝宝还是女宝宝。最终还是没有问。听着婴儿的哭声,我的眼泪哇哇的涌了出来。头顶的护士看到我哭了,问这是第一个孩子吗,我哽咽的说是。在旁边护理宝宝的护士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跑过来说不好意思,忘记拿宝宝过来给你看了。然后把宝宝抱到我面前,双腿打开,露出生殖器,说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我说看到了,是男的。然后护士告诉我宝宝的身高体重,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记得个大概。护士让我按了指模,然后把宝宝抱过来说,要把宝宝带出去了,来亲亲妈妈。然后用宝宝的脸碰了一下我的脸,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宝宝已经被带出去了。我以为我也马上可以跟着出去,还想到缝针缝了大半个小时。也许是一夜没睡太困,也是宫缩耗进了我的体力,也许是麻药的作用,这时的我意识已经不太清晰了。最后,我感觉自己会飘在空中一样,被人抬上了推车,而我完全没有感觉。

  推出手术室的大门,我看到了在门外焦急等待的老公。接着,我被推到了病房,被人抬**。然后开始住我身上放各种各样输液监测的东西。我的宝宝,他就安静的躺在旁边的小推车上。我们那么近,可是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身体。实在是虚脱了,我小睡了一会。接着家属清场,只剩下我和宝宝了。宝宝呆了一会,发出不舒服的声音,我的麻药还没有退,动也动不了。我看着门外,好不容易看到有个护士经过,我大叫, 护士护士。护士进来问怎么了,我说我起不来,你帮我看看我的宝宝怎么了。护士看了一下,说没事的,他只是有些烦躁。

2016/04/21
精选回帖
亲,我看看,先帮顶!!!
2016/04/22回复
我生时在中一待产室痛了三天三夜,宫口完全没开,羊水也没破,家属不让进待产室的什么都要自己搞定,叫医生帮我剖医生不给剖,痛到我都想跳楼了,后来叫老公去找熟人才安排剖,剖出来时发现bb绕颈一周脐带太短,脖子已经勒的很紧了,再不生后果不堪设想。
2016/04/23回复
你真受罪啊,我生我家宝贝,晚上两点多出羊水,去医院医生说胎膜早破,我就在医院睡觉了,早上医生没让出去吃早餐老公买回来的,我就一直在医院里算是玩吧,等到都中午10点多了才有点疼,医生说正常的,不过就是一点点疼,等到11.58分才疼的厉害,我看了时间的,怕医生下班了,就赶紧去叫医生,结果医生来就让我上产床,12.10分我宝贝就出生了,从很疼到生就10分钟不到
2016/04/23回复
跟我生我女儿时的情景差不多,我也是顺产转剖腹产,当时痛的受不了就哭被护士骂死了,因为子宫已经开了三四指,小孩在里面又缺氧医生说不能打太多麻药怕小孩会有影响,一刀割下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所以现在家里叫我生二胎我想到都怕
2016/04/23回复
50楼
1970/01/01回复
mollyhomollyho64楼
我二胎都是剖的,一胎是顺转剖,二胎是直接剖;不过最记忆犹深的不是痛,而是在我生完二胎的时候,老公把我送到病床,然后和他的家人去吃饭庆祝去了,留我妈妈在那照顾我.然后中午吃饭家属要出去,我妈妈也出去了; 直到下午家属探望时间到了,我妈妈才匆匆赶回来, 说他们一家人还没吃完饭. 呵呵,我痛得死去活来,他们一家人就去吃饭吃个三四个小时都不来看我一眼.呵呵,痛到恨啊~~~~
2016/05/04回复
全部回帖
风扇猫风扇猫沙发
妈妈爱虫仔:
2月15 日,早上醒来,发现有褐色分泌物,心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立刻弄醒老公,和他说万一我羊水突然破了,要带哪些东西去医院。说完一通,老公说要带什么,我没记住,你再说一遍 。我只好又重新说了一遍。整个上午再也没有进一步的反应,我紧张的上Q问生过的前辈,见红了怎么办,都说要等有规律的阵痛才需要去医院。网上还有说见红了一星期才生的,好吧……下午和老公坐车到东山买菜,经过花档的时候,我想到今年应该没机会行花街了,特意到花档门前看了一会,就当是行花街了吧。2月16日,凌晨两点,我被轻微的肚痛痛醒,上厕所一看,唉啊,出现鲜红的血了。好紧张,我记得之前网上说过阵痛变到有规律的5-6分钟一次,每次持续1分钟左右才需要去医院。于是,我静静的等待着更加剧烈的阵痛的来临。过了一个小时,疼痛更加剧烈,更加持久了,我让老公帮我计时,符合去医院的情况了,于是在凌晨四点带上东西打车去医院。在等的士的路上,我发现原来有规律的疼痛好像又不怎么痛了……等了好一会才拦到的士,走到急诊室门口,没有人。按铃了才有护士走出来,我说我阵痛了。护士说你坐下来给你量血压,我说不用,站着就行。我把基本情况说了一下,然后让我去内检。传说中的内检啊,果然很黄很暴力 。医生说宫口没开,你回去吧,肚子再痛一点再过来。门口的护士看到我被撵回来了,说你看起来那么轻松,都不像要生的样子 。说也奇怪,这时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疼痛了。凌晨的珠江新城,真难打车啊。打上了车,老公说他肚子饿了,让司机绕一下路去7-11买吃的。于是我们开玩笑说,其实我们不是去医院的,我们是趁机出来买早餐的。 回家以后该睡的睡,该吃的吃。到了下午,还是只有很轻微的疼痛。我实在是着急,就在7到9楼的楼梯之前来回的爬了好几次。六点多吃晚饭的时候,又开始感觉痛了,一阵阵的袭来,咽不下饭。由于之前有被医生赶回来的经历,我们决定这次要更痛点再去医院。晚上十点,感觉实在是太痛了,叫上老公,又奔向医院。这时心里只有一个希望,医院你就收了我吧。这次,走去打的路上更加艰难了,疼痛袭来的时候,全身发软,我只能紧紧靠在老公身上。到了医院,刚下车,又一阵疼痛袭来,我握住栏杆站着不动,门口的保安关切的问要不要轮椅,我想着多走一会容易生一些,就果断的拒绝了。这回急诊室的护士看到我苦着脸走进来,没有再让我慢慢的测体重,量血压和体温,而是直接把我喊去内检。宫口还是没有开,医生让交钱做胎监。老公去交钱,我坐在椅子上等待。疼痛一阵阵的袭来,我一次次的深呼吸。护士让我去做胎监,刚好疼痛袭来,我苦着脸,护士说等宫缩过了就过来吧。胎监做完,医生看完结果,给我开了入院单。老公去交钱了,我坐在急诊室门口等着。过了一会,来了一位阿姨,要把我带走。老公还没有回来,我所有东西以及手机都在他身上,我问可不可以等我老公回来再一起走,阿姨说不行。我一边忍着疼痛,一边回头,终于在快要坐电梯时见到了老公。上到住院部,第一件事又叫我做内检,我说刚检了,没开 ,医生说还是要做一下,唉……结果还是没有开,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刚好宫缩,我痛的握住推车,被护士教训了一顿。接着被领到一个医生处,问了我无数问题,这些问题几乎全部都是病历上已经清楚注明的,好吧,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忍住火气回答。最后医生让我耐心等,我说我现在已经一分钟痛一次了,这样还不行吗。医生冷漠的说,你这个痛的强度还不够。顿时,陷入了绝望。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8号床,7号床已经入住了一个孕妇,这时,已经是17号凌晨快一点了。护士每隔一段时间来测一下胎心。宫缩越来越痛,深呼吸已经没有用了,我紧紧的握住老公的双手。凌晨两点多,护士说宫口开了半指了,眼泪哇哇的掉下来,终于进展了。怀着对生产的美好期望,我忍着疼痛站起来,因为站起来宫口开得更快。可是,真是很痛啊,即使老公扶着,整个人也站不稳,又只好回到床上。凌晨四点多,我实在痛的不行了,便叫护士过来检查,结果还是半指。痛了这么久,那么痛,一点进展也没有,整个人都绝望了。疼痛继续袭来,我需要让老公弯下腰来让我搂住脖子才稍有缓解,再后来,什么方法都不管用了。站着不行,坐着不行,仰着不行,左侧不行,右侧不行……虽然知道不能大哭,会费掉很多力气。可是,在隔壁床的呼噜声以及疼痛的折腾下,每一次宫缩,我开始大喊大叫。我真怕隔壁床赶我出去,毕竟人家也是待产,也难受,还好没有。 只是我的哭声很快引来了护士,“你哭什么哭,大家都痛,有谁像你这样哭,哭有用吗,安静!”,好吧,值夜班的姑娘果然比较暴躁。不能哭了,我只能掐自己的手,咬自己的手。什么方法都没有用了,我又痛,又困,又累,又饿,又紧张,又惶恐,又绝望。我和老公说,我受不了,快让医生安排剖腹产。老公出去咨询了一下,得知最快要8点才有医生上班。总算有了一点盼头,熬到8点就解放了。既然决定了剖腹产,那让疼痛一边去吧,我开始睡觉。那时宫缩已经频繁到一分钟一次了,我每次只能睡十几秒,就被痛醒。对了,期间我还是忍不住大叫了几次。  天亮了,隔壁床的男给他老婆带回来了可口的早餐,两人吃的有滋有味。我由于阵痛太厉害,不敢让老公离开半步。闻着早餐的香味,我更难过了,只能默默的咽口水。终于熬到八点,门外的声音开始多起来,护士开始让家属离场了。那个凶巴巴的护士走进来,让隔壁陪床的男生出去。她再走进来,看着可怜兮兮的我,和老公说你就留下吧。还和老公说,她腰很酸,你可以帮她按摩缓解一下。老公开始给我按摩腰椎,还真有点效果。可是阵痛也越来越强烈了,一整夜没睡被我折腾的老公,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很累很累,已经快撑不住帮我按摩了,我很想说要不你休息一下,可是稍微一停,我就觉得天崩地裂般的难受。医生一个一个的查房,轮到我了,我崩溃的大哭,我很痛,我要剖腹产。医生握住我的手,温柔的和我说,不要哭,不要叫,深呼吸,跟我一起来。顿时觉得这个医生给我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我哭着说,我要剖腹产。医生说别急,我先帮你内检一下。检查完毕,这时开了一指了。医生说,你看,有进展了,这是很好的势头,你慢慢调整呼吸,等到开二指打无痛就解放了。想到快熬到开二指,顺产的宝宝身体更好,我决定再坚持。大约是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躺在床上大叫。温柔的医生又来了,叫我深呼吸,然后她们给我做胎监,我无助的说,医生,我可以握住你的手吗。医生说,你可以的,记住深呼吸就可以。我说忍不住,医生说可以握住老公的手。我说,医生,那我可以咬他吗   。医生说,你咬他干嘛,你深呼吸就好啦。这时任老公方法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我痛的死来活去。医生看这形势,就让我去照B超,准备做下一步的安排。我坐上轮椅,被推去做B超。外面很多人,我也不好意思大哭了,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推轮椅的阿姨给我安排了加急,很多来做产检的准妈妈盯着一脸憔悴的我。我坐在1号房的门口,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拉码泽的老师说过,一定要盯住一点看,否则更痛,于是我死死的盯着头上的灯。由于一夜没睡,确实是太困,我盯着盯着,差点睡着,很快又被痛醒。这是真正的度秒如年啊。终于终于等到我了,我好想问医生宝宝的性别,到这时医生应该肯告诉我了。最后还是没有问,心想已经等了十个月了,不如再等多一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医生拿着探头在我肚子上动来动去,阵痛一阵阵的袭来,我好想在B超室放声大哭,又担心吓坏医生,只是轻轻的叫了几声。后面的等待又是漫长的,等电梯回去,等医生来。老公去找医生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感到深深的无助。老公回来了,说找不到医生。我绝望了,放声大哭。果然有效,一大群人朝我冲了过来。温柔的医生又出现了,我稍稍感到轻松。这时开到一指半了,好像有点破水了。这时我听到隔壁床的已经开了两指了,一想到人家晚上睡香香,早餐吃饱饱,竟然开到两指了,我更加难过了。医生看我好像撑不住了,决定帮我破水。砰的一声,一股暖流流出来。突然医生变的紧张起来,对旁边的实习生说,看,这是很少见的羊水二级。又砰的一声,又一股暖流流出。情况似乎不是很好,医生让家属赶紧签字手术。我想到痛了这么久,我和医生说我想顺产。医生说你真逗,鼓励你顺产的时候你想剖,现在让你剖你倒想顺啦。我问医生顺产可不可以,医生说可以尝试一下。于是我被推进了产房。阵痛越来越厉害了,我抓住另一医生的手,没想到再也没有得到春天般的温暖,反而是无情的说你把我抓伤了,谁帮你接生,放手。医生让我坐推车爬到产床,我已经痛的浑身发软了,我说我爬不过去。在冷酷的眼神中,我趁着阵痛几秒的间隙赶紧挪了过去。我哭着说,我要打无痛。医生说你这样的情况还打无痛,赶紧生。感觉像杀鸡时掏内脏一样,医生的手在捣来捣去。这时跑进来一男的,医生问你干嘛,他说来陪产的。医生说哪位产妇,你不要乱进来啊 。开了4指,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突然医生变得紧张起来,两个人讨论着,又打电话给另外一个医生讨论。胎心变慢,胎儿缺氧,要立刻安排剖腹产。靠近过年,很多医生只上半天假,手术已经排满。可能是我的情况有点严重,几轮电话后,我的手术被安排在了15分钟后。接着医生塞给我一张纸,让我签名,我痛的不行,我说写不了字,让老公签不行吗。医生说老公要签,你也要签。然后我就鬼画符一样画了几笔。医生又让我爬上推车,唉,究竟要爬几次啊 。这个时候,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进行分解,好艰难的爬到旁边的推车上。   我被推了下楼,穿过了一扇又一扇的大门,护士把我停在一个过道口,然后就消失了……阵痛继续袭来,深呼吸再深呼吸,等了一会,竟然还没有人出现。我痛的大叫,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个人,让我再等等。等啊等,终于把我推进了一个手术室,手术室里面大概有七八个人,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的气氛非常的轻松,他们有说有笑的。医生又叫我爬上手术台,这回更费力了,动作分解了很多次,还停留在推车上。一护士急了,用力推我。刚好阵痛,我惨叫了一声,护士紧张的说怎么了,我说我宫缩。大约是我大叫吓坏了她,护士变的很凶,让我像煮熟了的虾一样弓着腰让她的麻醉。阵痛越来越强烈,每次都痛的发抖发麻,护士很凶的让我不要动,说要是打错了神经,会瘫痪什么什么的。我虽然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那那时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了,一阵阵的发抖。旁边的男医生, 应该就是主刀医生,看到这情形,默默的用手按住我发抖的双腿。背部的针扎好了,另一护士站在我头顶方向,告诉我开始注射麻药了。可是我仍然感觉到阵痛,天啊,难道剖腹产就要在这样痛疼的情况下进行。打了麻药就不会感觉到宫缩了吗,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这时的我只是关心痛疼什么时候时候可以结束。护士看到我还有阵痛,帮我开大了麻药。其他人拿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到天花板。男医生准备要动刀了,头顶的护士说你不试一下她的麻药起效了没有啊。男医生说那我刀先划一下,护士说不要吧,然后男医生用镊子夹了一下我的肚皮。啊,好痛,我痛的尖叫。妈啊,麻药就这效果啊,要是护士没有提醒就这样剖了我…………看我痛感还很强,护士又帮我加大了麻药。男医生等不及了,和我说要赶紧动刀了,要不胎儿会窘迫。话音未落,我感觉到肚皮被划开了。我赶紧大叫,可是我还是感觉很痛啊,头顶的护士拿氧气罩罩住我的鼻子,和我说不要说话。我感觉到啪的一下,一股暖流冲出来,流到我的头部。旁边的人说,不好,血都流到头这边来了。接着,我看到一个模糊影子,挥动着双手,发出着沉沉的嘎嘎的声音。宝宝放在离我约3米远的护理台进行护理,过了一会,发出了响亮的哭声。我的眼睛一直斜斜的看着我的宝宝,脑海一遍一遍的浮现出电视中医生第一时间和产妇说,恭喜你生了**。可是,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好想问医生,医生我是生了男宝宝还是女宝宝。最终还是没有问。听着婴儿的哭声,我的眼泪哇哇的涌了出来。头顶的护士看到我哭了,问这是第一个孩子吗,我哽咽的说是。在旁边护理宝宝的护士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跑过来说不好意思,忘记拿宝宝过来给你看了。然后把宝宝抱到我面前,双腿打开,露出生殖器,说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我说看到了,是男的。然后护士告诉我宝宝的身高体重,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记得个大概。护士让我按了指模,然后把宝宝抱过来说,要把宝宝带出去了,来亲亲妈妈。然后用宝宝的脸碰了一下我的脸,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宝宝已经被带出去了。我以为我也马上可以跟着出去,还想到缝针缝了大半个小时。也许是一夜没睡太困,也是宫缩耗进了我的体力,也许是麻药的作用,这时的我意识已经不太清晰了。最后,我感觉自己会飘在空中一样,被人抬上了推车,而我完全没有感觉。  推出手术室的大门,我看到了在门外焦急等待的老公。接着,我被推到了病房,被人抬**。然后开始住我身上放各种各样输液监测的东西。我的宝宝,他就安静的躺在旁边的小推车上。我们那么近,可是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身体。实在是虚脱了,我小睡了一会。接着家属清场,只剩下我和宝宝了。宝宝呆了一会,发出不舒服的声音,我的麻药还没有退,动也动不了。我看着门外,好不容易看到有个护士经过,我大叫, 护士护士。护士进来问怎么了,我说我起不来,你帮我看看我的宝宝怎么了。护士看了一下,说没事的,他只是有些烦躁。
查看原文
妈妈真伟大
2016/04/21回复
还是顺产好啊
2016/04/21回复
yoyeuyoyeu4楼
母子平安就好。
我生老大也是痛得受不了让医生给剖了。其实我一个晚上就开了6指了。好可惜。
2016/04/21回复
亲,我看看,先帮顶!!!
2016/04/22回复
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生男生女早知道是很多待产宝妈很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但是在实际生活中, 宝妈想要知道自己肚子中怀的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 最科学准确率 99.4%的方法就是.......查看全部
2016/04/22回复
妈妈爱虫仔:
2月15 日,早上醒来,发现有褐色分泌物,心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立刻弄醒老公,和他说万一我羊水突然破了,要带哪些东西去医院。说完一通,老公说要带什么,我没记住,你再说一遍 。我只好又重新说了一遍。整个上午再也没有进一步的反应,我紧张的上Q问生过的前辈,见红了怎么办,都说要等有规律的阵痛才需要去医院。网上还有说见红了一星期才生的,好吧……下午和老公坐车到东山买菜,经过花档的时候,我想到今年应该没机会行花街了,特意到花档门前看了一会,就当是行花街了吧。2月16日,凌晨两点,我被轻微的肚痛痛醒,上厕所一看,唉啊,出现鲜红的血了。好紧张,我记得之前网上说过阵痛变到有规律的5-6分钟一次,每次持续1分钟左右才需要去医院。于是,我静静的等待着更加剧烈的阵痛的来临。过了一个小时,疼痛更加剧烈,更加持久了,我让老公帮我计时,符合去医院的情况了,于是在凌晨四点带上东西打车去医院。在等的士的路上,我发现原来有规律的疼痛好像又不怎么痛了……等了好一会才拦到的士,走到急诊室门口,没有人。按铃了才有护士走出来,我说我阵痛了。护士说你坐下来给你量血压,我说不用,站着就行。我把基本情况说了一下,然后让我去内检。传说中的内检啊,果然很黄很暴力 。医生说宫口没开,你回去吧,肚子再痛一点再过来。门口的护士看到我被撵回来了,说你看起来那么轻松,都不像要生的样子 。说也奇怪,这时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疼痛了。凌晨的珠江新城,真难打车啊。打上了车,老公说他肚子饿了,让司机绕一下路去7-11买吃的。于是我们开玩笑说,其实我们不是去医院的,我们是趁机出来买早餐的。 回家以后该睡的睡,该吃的吃。到了下午,还是只有很轻微的疼痛。我实在是着急,就在7到9楼的楼梯之前来回的爬了好几次。六点多吃晚饭的时候,又开始感觉痛了,一阵阵的袭来,咽不下饭。由于之前有被医生赶回来的经历,我们决定这次要更痛点再去医院。晚上十点,感觉实在是太痛了,叫上老公,又奔向医院。这时心里只有一个希望,医院你就收了我吧。这次,走去打的路上更加艰难了,疼痛袭来的时候,全身发软,我只能紧紧靠在老公身上。到了医院,刚下车,又一阵疼痛袭来,我握住栏杆站着不动,门口的保安关切的问要不要轮椅,我想着多走一会容易生一些,就果断的拒绝了。这回急诊室的护士看到我苦着脸走进来,没有再让我慢慢的测体重,量血压和体温,而是直接把我喊去内检。宫口还是没有开,医生让交钱做胎监。老公去交钱,我坐在椅子上等待。疼痛一阵阵的袭来,我一次次的深呼吸。护士让我去做胎监,刚好疼痛袭来,我苦着脸,护士说等宫缩过了就过来吧。胎监做完,医生看完结果,给我开了入院单。老公去交钱了,我坐在急诊室门口等着。过了一会,来了一位阿姨,要把我带走。老公还没有回来,我所有东西以及手机都在他身上,我问可不可以等我老公回来再一起走,阿姨说不行。我一边忍着疼痛,一边回头,终于在快要坐电梯时见到了老公。上到住院部,第一件事又叫我做内检,我说刚检了,没开 ,医生说还是要做一下,唉……结果还是没有开,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刚好宫缩,我痛的握住推车,被护士教训了一顿。接着被领到一个医生处,问了我无数问题,这些问题几乎全部都是病历上已经清楚注明的,好吧,我一边深呼吸,一边忍住火气回答。最后医生让我耐心等,我说我现在已经一分钟痛一次了,这样还不行吗。医生冷漠的说,你这个痛的强度还不够。顿时,陷入了绝望。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8号床,7号床已经入住了一个孕妇,这时,已经是17号凌晨快一点了。护士每隔一段时间来测一下胎心。宫缩越来越痛,深呼吸已经没有用了,我紧紧的握住老公的双手。凌晨两点多,护士说宫口开了半指了,眼泪哇哇的掉下来,终于进展了。怀着对生产的美好期望,我忍着疼痛站起来,因为站起来宫口开得更快。可是,真是很痛啊,即使老公扶着,整个人也站不稳,又只好回到床上。凌晨四点多,我实在痛的不行了,便叫护士过来检查,结果还是半指。痛了这么久,那么痛,一点进展也没有,整个人都绝望了。疼痛继续袭来,我需要让老公弯下腰来让我搂住脖子才稍有缓解,再后来,什么方法都不管用了。站着不行,坐着不行,仰着不行,左侧不行,右侧不行……虽然知道不能大哭,会费掉很多力气。可是,在隔壁床的呼噜声以及疼痛的折腾下,每一次宫缩,我开始大喊大叫。我真怕隔壁床赶我出去,毕竟人家也是待产,也难受,还好没有。 只是我的哭声很快引来了护士,“你哭什么哭,大家都痛,有谁像你这样哭,哭有用吗,安静!”,好吧,值夜班的姑娘果然比较暴躁。不能哭了,我只能掐自己的手,咬自己的手。什么方法都没有用了,我又痛,又困,又累,又饿,又紧张,又惶恐,又绝望。我和老公说,我受不了,快让医生安排剖腹产。老公出去咨询了一下,得知最快要8点才有医生上班。总算有了一点盼头,熬到8点就解放了。既然决定了剖腹产,那让疼痛一边去吧,我开始睡觉。那时宫缩已经频繁到一分钟一次了,我每次只能睡十几秒,就被痛醒。对了,期间我还是忍不住大叫了几次。  天亮了,隔壁床的男给他老婆带回来了可口的早餐,两人吃的有滋有味。我由于阵痛太厉害,不敢让老公离开半步。闻着早餐的香味,我更难过了,只能默默的咽口水。终于熬到八点,门外的声音开始多起来,护士开始让家属离场了。那个凶巴巴的护士走进来,让隔壁陪床的男生出去。她再走进来,看着可怜兮兮的我,和老公说你就留下吧。还和老公说,她腰很酸,你可以帮她按摩缓解一下。老公开始给我按摩腰椎,还真有点效果。可是阵痛也越来越强烈了,一整夜没睡被我折腾的老公,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很累很累,已经快撑不住帮我按摩了,我很想说要不你休息一下,可是稍微一停,我就觉得天崩地裂般的难受。医生一个一个的查房,轮到我了,我崩溃的大哭,我很痛,我要剖腹产。医生握住我的手,温柔的和我说,不要哭,不要叫,深呼吸,跟我一起来。顿时觉得这个医生给我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我哭着说,我要剖腹产。医生说别急,我先帮你内检一下。检查完毕,这时开了一指了。医生说,你看,有进展了,这是很好的势头,你慢慢调整呼吸,等到开二指打无痛就解放了。想到快熬到开二指,顺产的宝宝身体更好,我决定再坚持。大约是坚持了半个多小时,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躺在床上大叫。温柔的医生又来了,叫我深呼吸,然后她们给我做胎监,我无助的说,医生,我可以握住你的手吗。医生说,你可以的,记住深呼吸就可以。我说忍不住,医生说可以握住老公的手。我说,医生,那我可以咬他吗   。医生说,你咬他干嘛,你深呼吸就好啦。这时任老公方法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我痛的死来活去。医生看这形势,就让我去照B超,准备做下一步的安排。我坐上轮椅,被推去做B超。外面很多人,我也不好意思大哭了,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推轮椅的阿姨给我安排了加急,很多来做产检的准妈妈盯着一脸憔悴的我。我坐在1号房的门口,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拉码泽的老师说过,一定要盯住一点看,否则更痛,于是我死死的盯着头上的灯。由于一夜没睡,确实是太困,我盯着盯着,差点睡着,很快又被痛醒。这是真正的度秒如年啊。终于终于等到我了,我好想问医生宝宝的性别,到这时医生应该肯告诉我了。最后还是没有问,心想已经等了十个月了,不如再等多一会,给自己一个惊喜。医生拿着探头在我肚子上动来动去,阵痛一阵阵的袭来,我好想在B超室放声大哭,又担心吓坏医生,只是轻轻的叫了几声。后面的等待又是漫长的,等电梯回去,等医生来。老公去找医生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感到深深的无助。老公回来了,说找不到医生。我绝望了,放声大哭。果然有效,一大群人朝我冲了过来。温柔的医生又出现了,我稍稍感到轻松。这时开到一指半了,好像有点破水了。这时我听到隔壁床的已经开了两指了,一想到人家晚上睡香香,早餐吃饱饱,竟然开到两指了,我更加难过了。医生看我好像撑不住了,决定帮我破水。砰的一声,一股暖流流出来。突然医生变的紧张起来,对旁边的实习生说,看,这是很少见的羊水二级。又砰的一声,又一股暖流流出。情况似乎不是很好,医生让家属赶紧签字手术。我想到痛了这么久,我和医生说我想顺产。医生说你真逗,鼓励你顺产的时候你想剖,现在让你剖你倒想顺啦。我问医生顺产可不可以,医生说可以尝试一下。于是我被推进了产房。阵痛越来越厉害了,我抓住另一医生的手,没想到再也没有得到春天般的温暖,反而是无情的说你把我抓伤了,谁帮你接生,放手。医生让我坐推车爬到产床,我已经痛的浑身发软了,我说我爬不过去。在冷酷的眼神中,我趁着阵痛几秒的间隙赶紧挪了过去。我哭着说,我要打无痛。医生说你这样的情况还打无痛,赶紧生。感觉像杀鸡时掏内脏一样,医生的手在捣来捣去。这时跑进来一男的,医生问你干嘛,他说来陪产的。医生说哪位产妇,你不要乱进来啊 。开了4指,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突然医生变得紧张起来,两个人讨论着,又打电话给另外一个医生讨论。胎心变慢,胎儿缺氧,要立刻安排剖腹产。靠近过年,很多医生只上半天假,手术已经排满。可能是我的情况有点严重,几轮电话后,我的手术被安排在了15分钟后。接着医生塞给我一张纸,让我签名,我痛的不行,我说写不了字,让老公签不行吗。医生说老公要签,你也要签。然后我就鬼画符一样画了几笔。医生又让我爬上推车,唉,究竟要爬几次啊 。这个时候,每做一个动作都要进行分解,好艰难的爬到旁边的推车上。   我被推了下楼,穿过了一扇又一扇的大门,护士把我停在一个过道口,然后就消失了……阵痛继续袭来,深呼吸再深呼吸,等了一会,竟然还没有人出现。我痛的大叫,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个人,让我再等等。等啊等,终于把我推进了一个手术室,手术室里面大概有七八个人,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的气氛非常的轻松,他们有说有笑的。医生又叫我爬上手术台,这回更费力了,动作分解了很多次,还停留在推车上。一护士急了,用力推我。刚好阵痛,我惨叫了一声,护士紧张的说怎么了,我说我宫缩。大约是我大叫吓坏了她,护士变的很凶,让我像煮熟了的虾一样弓着腰让她的麻醉。阵痛越来越强烈,每次都痛的发抖发麻,护士很凶的让我不要动,说要是打错了神经,会瘫痪什么什么的。我虽然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那那时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了我的身体了,一阵阵的发抖。旁边的男医生, 应该就是主刀医生,看到这情形,默默的用手按住我发抖的双腿。背部的针扎好了,另一护士站在我头顶方向,告诉我开始注射麻药了。可是我仍然感觉到阵痛,天啊,难道剖腹产就要在这样痛疼的情况下进行。打了麻药就不会感觉到宫缩了吗,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这时的我只是关心痛疼什么时候时候可以结束。护士看到我还有阵痛,帮我开大了麻药。其他人拿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能看到天花板。男医生准备要动刀了,头顶的护士说你不试一下她的麻药起效了没有啊。男医生说那我刀先划一下,护士说不要吧,然后男医生用镊子夹了一下我的肚皮。啊,好痛,我痛的尖叫。妈啊,麻药就这效果啊,要是护士没有提醒就这样剖了我…………看我痛感还很强,护士又帮我加大了麻药。男医生等不及了,和我说要赶紧动刀了,要不胎儿会窘迫。话音未落,我感觉到肚皮被划开了。我赶紧大叫,可是我还是感觉很痛啊,头顶的护士拿氧气罩罩住我的鼻子,和我说不要说话。我感觉到啪的一下,一股暖流冲出来,流到我的头部。旁边的人说,不好,血都流到头这边来了。接着,我看到一个模糊影子,挥动着双手,发出着沉沉的嘎嘎的声音。宝宝放在离我约3米远的护理台进行护理,过了一会,发出了响亮的哭声。我的眼睛一直斜斜的看着我的宝宝,脑海一遍一遍的浮现出电视中医生第一时间和产妇说,恭喜你生了**。可是,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好想问医生,医生我是生了男宝宝还是女宝宝。最终还是没有问。听着婴儿的哭声,我的眼泪哇哇的涌了出来。头顶的护士看到我哭了,问这是第一个孩子吗,我哽咽的说是。在旁边护理宝宝的护士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跑过来说不好意思,忘记拿宝宝过来给你看了。然后把宝宝抱到我面前,双腿打开,露出生殖器,说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我说看到了,是男的。然后护士告诉我宝宝的身高体重,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记得个大概。护士让我按了指模,然后把宝宝抱过来说,要把宝宝带出去了,来亲亲妈妈。然后用宝宝的脸碰了一下我的脸,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宝宝已经被带出去了。我以为我也马上可以跟着出去,还想到缝针缝了大半个小时。也许是一夜没睡太困,也是宫缩耗进了我的体力,也许是麻药的作用,这时的我意识已经不太清晰了。最后,我感觉自己会飘在空中一样,被人抬上了推车,而我完全没有感觉。  推出手术室的大门,我看到了在门外焦急等待的老公。接着,我被推到了病房,被人抬**。然后开始住我身上放各种各样输液监测的东西。我的宝宝,他就安静的躺在旁边的小推车上。我们那么近,可是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身体。实在是虚脱了,我小睡了一会。接着家属清场,只剩下我和宝宝了。宝宝呆了一会,发出不舒服的声音,我的麻药还没有退,动也动不了。我看着门外,好不容易看到有个护士经过,我大叫, 护士护士。护士进来问怎么了,我说我起不来,你帮我看看我的宝宝怎么了。护士看了一下,说没事的,他只是有些烦躁。
查看原文
伟 大的妈妈,母子平安,什么都值得了。可能每个人体质不同,情况不同,我是最痛了1个小时,顺产几分钟就生出来了,几乎是没受罪,在没有人家人照顾,没有医生在场,我一直很镇定,事后都觉得自己好厉害
2016/04/22回复
妈妈真伟大
2016/04/22回复
厉害
2016/04/23回复
sjhcsjhc10楼
好可怕估计男的体会不了
2016/04/23回复
哪个医院啊,这么差劲,我生小孩时医生护士都很好
2016/04/23回复
真的有这么痛吗?我没觉得啊
2016/04/23回复
大写的母爱
2016/04/23回复
俺去年也是疼了十几个小时顺转剖,整个剖的过程全身控制不住的发抖,等生完后觉得全身抖动的累死了。不堪回首啊!
2016/04/23回复
是哪个医院啊?珠江新城,好可怕
2016/04/23回复
06iwan06iwan16楼
我是2月12生的,五点半去医院,六点半入产房,8:22儿子就出来了。很顺利。。。。其实你是对自己没信心吧,顺产一定要有很强的自信心才行,个人感觉。
2016/04/23回复
这种最惨啦。挨两种罪受。要是决定剖就早点。不要等
2016/04/23回复
太不容易了辛苦,妈妈是最伟大的
2016/04/23回复
http://synpx.dqdaily.com/
2016/04/23回复
我生时在中一待产室痛了三天三夜,宫口完全没开,羊水也没破,家属不让进待产室的什么都要自己搞定,叫医生帮我剖医生不给剖,痛到我都想跳楼了,后来叫老公去找熟人才安排剖,剖出来时发现bb绕颈一周脐带太短,脖子已经勒的很紧了,再不生后果不堪设想。
2016/04/23回复
猜你喜欢

大龄产妇超顺利生产记!

从怀孕到生产的流水账记录

[珠江新城妇幼生产记]一胎剖,二胎顺,我也做到了

省妇幼生产记——拉玛泽呼吸法助我轻松顺产

说说我的顺产经历,鼓励更多准妈妈选择顺产

差点顺转剖的20小时记录。。。某天的生产日记

热点推荐

念念不忘貌美万绿湖 今年再度出发!

手把手教你 天河劳协入户最全流程

毕业奋斗多年上车佛山 如今悔不当初

和他没感情可言 每月只给1300伙食费

珠妇幼产检干货分享 待产这些是必备

多赚3k小有1k 朋友却劝我放弃副业

广州结婚礼金调研 5w+5桌娘家酒席

高龄备孕却查出子宫肌瘤 要不要切?

尊宝10寸披萨+鸡翼+饮料仅49.9元

7分甜的杨枝甘露 芒果味超级浓郁!

自幼父母离婚 妈妈掌控欲强太负能量

女儿入狱 其父称她正在狱中读博士

二胎后37岁重返职场 大专求职好难

查看更多热点 >

回帖